小俺是俺啊

存文,随意。

「MingXKit」养狼

*OOC

*黑帮AU

 

01/

你曾经跟我说,这个世界,你可以输,但一定要狠,只有狠,才能把输的全赢回来,才能得到你想要的。

空荡的房间只留了一个沙发和两把椅子,Ming扯过一把,坐到Kit面前,没抽完的烟被他随手丢在地上,踩灭了。

Ming的声音很小,吐息之间还带着点烟味儿,却在此刻显得尤为刺耳。

他说,我把他们都杀了。

神色漠然,语气平淡,好像在说他刚吃了一块KITKAT。

Kit的表情并没有太过意外。他摘掉墨镜,正视眼前这个男人。什么时候,他已经长成这般,眉如剑,眼如刀,连抬头看人,都多了三分桀骜。

Kit抿抿嘴,开口道,当年Beam劝我别养虎为患,我还跟他说你只是条小狼崽子,成不了虎。说完轻笑一声,似是在笑自己当年的无知,又似在笑自己即将到来的境遇,自食恶果。

所以,现在只剩下我了是吧。

Kit抬眼对上Ming的目光,却是眉都不皱一丝。

P’Kit,你以为我要杀了你?Ming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Kit装作不经意地侧过头。

他不喜欢Ming这种眼神,太过赤裸,好像。。。好像是在盯一头猎物。

连眨了几下眼睛,Kit启齿道,只有杀了我,下面的兄弟才会服你,也只有杀了我,K帮老大的位置你才能坐得上去。你求的,不就是这个。

Ming深深看他,突然露出一个笑容,微微摇头,眉眼间竟带着一丝宠。

他说,我对当老大这件事,一点兴趣都没有。

Kit转头,双眼都瞪圆,现在的Ming,他实在是看不透。

那你。。。

Ming突然把脸伸过来,扯开的笑脸仿佛回到了从前,还是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样,Kit一下愣住。

我求的是你啊,P’Kit。

很多年前,Ming也是这样叫住他,腆着一张笑脸对他说,P’Kit,我喜欢你呀,我追你好不好。

彼时还年少,似什么都不明了,Kit当他开玩笑,随口回了一句,等你赢了我再说吧。

不想,那人竟全部当了真。

Kit的脸瞬红,好像所有的气势与沉稳都因他一句话散掉。看着眼前这个不知何时已经高过自己半个头的男人,Kit突然觉得自己没有养虎为患,却养狼成攻。

这是幸还是不幸呢?

 

 02/

“造反”事件后,K帮内部势力算是来了一个大清洗,好像什么都变了,却又好像还是那副样子。Kit依然是老大,只是鲜少出面,帮内大小事都交给了Ming,Pha和Beam从旁辅佐,Kit也落得清闲。

只是他忘了,主人不在身边,小狼崽子在外面是会咬人的。

Kit,Ming把S帮的市场收了。

Kit,Ming把N帮的Nik打残了,说是为了门铺的事。N帮的人来讨说法被Ming带人打发走了。

Kit,Ming他。。。

Ming他又怎么了?

第N次,Pha向Kit汇报Ming的“战果”,Kit终是坐不住了。

Ming他。。。去Beam那闹了一通,带的全是他自己的人,就在昨天。

Pha面色凝重地看了Kit一眼说,Kit,你是不是对Ming太。。。

纵容。

这点Kit是知道的,手下的兄弟在议论什么,何为“挟天子以令诸侯”,他都知道。

难道自己对他真的太过纵容了,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Kit沉默了两秒,对Pha说,你去把Ming叫过来。

头发偏分一半,任发梢扫过眉间,笔挺的西装穿在身上,白衬衫却留了两颗扣。即便身边一个人也没有,也有傲视群雄的气场,那个对他说一定要狠的人,眉宇间有煞,脸上的酒窝却多加了三分甜度,好似矛盾的究极都集于一脸,被他完美融合。

好看,真的好看。

Ming想。

见Ming进来,Kit也不急。

听Pha说,你昨天去Beam那儿了。

严肃的语气,让人不寒而栗。若是换了旁人,不说腿软,怕也是得从实招来。

可偏偏就有人不吃这套。

谁让他一直对你贼心不死,你都拒绝了他还老惦记着你,我就是去警告他一下。Ming一脸不以为然,护食的样子颇为好笑。况且,他还说我是养虎为患。。。

最后那句嘀咕声音很小,Kit却听得一清二楚,不禁被他逗笑,眉毛弯成一道桥,这小子。

都那么久的事了,你还记着呢。

那是当然了!我就是要证明给他看,我既不是老虎,也成不了你的祸患。Ming一下像是来了精神,眼睛锃亮。

Kit微扬下巴,抬眼看他,原来真的有人只长个子不长脑。

Kit声音瞬间柔和了下来,拿出了对待幼稚园小朋友的语气,轻声说,那你不是老虎,你是什么啊?

Ming一把拔出身后的枪,挂在手指上把玩,嘴角咧开一个不大的弧度,眉梢轻挑。

我?我是你养的狼崽子啊,永远都是。

有人说养狗,忠心又够凶,养狼,养大要噬主。

Kit怎么觉得他家这只有点不一样,是狗却偏偏说自己是狼,这种生物叫什么来着?

欧,想起来了。

二哈。


 03/

凌晨三点,这座城市陷入了沉睡,偶有一家灯还亮着,像极了夜空中闪烁的星。

Ming靠着阳台栏杆,手里的烟吸了一半。他回头看了一眼卧室,Kit应该还在熟睡,昨晚闹得有些晚,做到最后,Kit是半晕过去的。

Ming吐了一口烟圈,嘴角勾勒出一丝笑意,有些莫名。

不知道为什么,Ming看到这个不大的家,想起Kit那张脸,突然觉得很安心。这种安心就像是浪子终于找到了港湾,浮木终于看到了灯塔,有了归宿,有了指引。

复又皱起眉头,Ming想起自己当时得知Kit就是命人干掉自己父亲的幕后黑手时的表情,“替父报仇”四个字说得咬牙切齿。可如今,人没杀了,还把自己赔了进去。Ming也不傻,怎么对着Kit就净做赔本买卖?

Ming仔细想了想,自己到底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好像是Kit不顾兄弟反对硬要把他提到自己身边的时候,又好像是Kit在打架时放心地把自己的后背交给他的时候。

不对,不对,Ming自顾自地摇摇头。应该是那次他和N帮联手,以自己为饵诱Kit前来,本想就此了结,不想Kit为了救他,当真是单枪匹马而来,腰上替他挡了两刀,就这么在他眼前倒地不起。他愣住的一刹那,听到Kit用微弱气息在他耳边说,欠你的,现在还清了。

Ming的瞳孔都放大,原来他知道,他什么都知道。

在那一刻,他突然很害怕Kit就这样死掉,他还有很多话想跟Kit说。

他想说,其实我并没有那么想要你死。

他想说,其实只要你说一句对不起,我就会原谅你。

他想说,其实。。。我爱你。

Ming盯着Kit微阖的双眼,似有眼泪滴落,落在Kit右脸酒窝,牢牢拽紧Kit衣袖的手止不住地颤抖,刀被他丢到了一旁,同时丢掉的,还有他的心。

还好上帝给了他一个赎罪的机会,Kit没死,Ming变成了被驯服的狼崽子。

想想那时的自己,Ming觉得有点好笑。

狼崽子到粘人的狗子,转变仿佛是在一夜之间,过去的事他们都没有再提,Ming屁颠屁颠跟在Kit后面说,P’Kit我喜欢你,我追你好不好。

Kit说可以,条件是你要赢我。

Ming记下,花了三年时间终是做到,赢了。

然后事情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Ming,Ming?!你在哪儿?

Kit的喊声把他拉回了现实,似带着蜜,窜到Ming的耳朵里,幸福笑容立即浮现在脸上,Ming把烟头丢在地上,踩了两脚。

“杀父之仇”没有报,可能让Kit对他一刻也离不了,也算是一种入侵成功吧。Ming想。

我在这儿呢。

Ming大喊了一声,向前走去。

黑暗中,他张开双眼,如光似电,带着一丝霸道,带着三分桀骜。

猎物毫无察觉。

而狼,来了。

 


END


 

 

 


评论(3)
热度(105)
  1. 🌸hello暖暖.小俺是俺啊 转载了此文字

© 小俺是俺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