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俺是俺啊

存文,随意。

「KimmonXCopter」你前来,我过去







*OOC

*RPS

*BGM:麦浚龙【你前来,我过去】

cr : logo


记得有人曾说,不要喜欢一个人太深,太容易说出天荒地老,一旦失去便将整个世界都输掉,终是情深不寿。可是,感情这件事,从来不受你我控制,若是真遇到,要怎么办?

去过几次中国,Kimmon和Copter也学着过起了中国的中秋节。

Kimmon觉得寓意很好,人月两团圆,况且,他们俩能遇到,也是因为一部「逐月之月」。

曼谷的夜晚灯火通明,天边一轮圆月洒下光,照着一双人。

眼前是万家灯火,身边是亲密恋人,Kimmon望过月,转头看Copter,有些感慨说,我们能遇到,不容易。

他拉过Copter的手,偷偷勾住小指,好似约定,一百年不许变。

地球数亿人,曼谷八百万,有多少人擦肩,有多少人错过,能遇到的,都是有缘。

Copter沉默了几秒说,我知道。乖乖地将手交给他,任他勾住,像极了幼稚园同桌小情侣。

Kim低头看着相缠小指,竟觉情深过十指紧扣,仿佛所有旅程都有了意义,所有远行都有了归期。他又想起Copter说的那一句,我觉得这是P’Kim的作品,好像就是从那时起,这个人便住进了他的心里。

Kimmon声音有些哑,他说,有些人遇到了,却没有命在一起,你说我们多幸运。

Copter抬眼冲他笑,说,是啊,遇到你,是我的运气。

似是因为跌倒过太多次,当看到身边人都在向前走去,Copter渐渐有了怀疑,怀疑自己所有努力都不过原地踏步,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适合这一行。

直到遇到Kimmon。

他向他走来,带着笑,伴着光。

他说,Copter样样都很棒。

还记得那时,Copter总是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偷偷仰望,他想,这人是真好看啊,鼻子挺,眉眼利,笑起来却甜如蜜。

但每当Kimmon转过头与他对视时,Copter都装作不经意地别过眼,或者直接干脆地摆手求饶,把所有都推脱给了害羞。那时,Tee成了Copter最好的庇护所。

Copter想,若是那时Kimmon多退却一丝,他们的结局是不是就不一样了。


故事里往往悲剧才能显得情深,可现实不是。

冰山都会被火融化,何况一朵一直受到细心浇灌的花。

Copter把话选在了一个Kimmon不在的场合,他说,无论P’Kim在哪里,P’Kim只要知道我们彼此拥有就足够了。

Copter不会说情话,这是他能想到的极致,因为Kit也对Ming说,我们属于对方。

天知道Kimmon隔着屏幕听到这句话有多高兴,他在第一时间找到了Copter,准备了好多话,却在见到人的瞬间脑子一片空白。

这一次,Copter主动了,他抬头看着Kimmon,内心无比坚定。

他说,谢谢P’Kim一直在等我,让你久等了。

Kimmon一定不知道自己当时的表情有多难看,似有泪在打转,复又停顿许久后说,等你,多久都值。

在那很久之后,Kimmon问Copter,你是不是像Kit遇到Ming那样,对我一见钟情。

Copter撇撇嘴,一脸嫌弃。

若说Kimmon和Ming哪里最像,便是这城墙般厚的脸皮。可偏偏Copter也有和Kit一样的弱点,心都好软,被那脸皮一撞,就破了。

Copter又想起第一次看见Kimmon,他远远看到一个男生,高高瘦瘦,眉好眼好,腿长似国境线,人群中最出挑。

有人说,人与人,有时相逢只是一瞬,转身却要一辈子。

Copter盯着Kimmo如画侧脸,他想,他可能要记那一瞬一辈子。

Kimmon看他盯着自己发呆,久久没有声音,问他,你在想什么呢?

Copter笑说,想你啊。

Kimmon抿抿嘴,向着Copter靠近了一步。

Copter摇了摇头,深陷的酒窝却暴露了他此刻的表情。他学着Kimmon那样,也向前垮了一步,抬头距离还差了一点点。

Kimmon故意低头,Copter适时垫脚,距离刚刚好。

刚刚好做什么?

接吻啊。

天边月亮很圆,地上人儿成双。

是说世间所有欢喜,不过你前来,我过去。

如是而已。



END

评论(6)
热度(73)

© 小俺是俺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