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俺是俺啊

存文,随意。

「KimmonXCopter」少女的祈祷

*OOC

*Kimmon=穷小子

Copter=小公子

*BGM:杨千嬅【少女的祈祷】

 

我爱主,同时亦爱一位爱人,祈求沿途未变心,请给我护荫。

 

 

01/

 

没文化的穷小子爱上了富家小公子。

 

穷小子开着破摩拜,看着小公子抱着公仔站在路边。不知是不是因为那天阳光太过明媚,照在他身上竟似仙来此。

 

掠过万紫千红,终为一朵百合停留。

 

你好啊,小仙女。

 

从没人这么叫过小公子,脸一红,露出深深酒窝。

 

穷小子想啊,这下真是捡到宝。

 

穷小子开始天天骑着破摩拜,买各种各样的公仔来接小公子下课。

 

说来也奇怪,明明有那么多富家子开着跑车来追,小公子偏偏只爱坐穷小子的破摩拜,衣服蹭上油渍也没关系,因为穷小子都会特别认真地给他洗。

 

穷小子爱看大片,一阵狂轰乱炸加DuangDuang特效,看着就是爽。小公子爱看文艺片,细水长流,娓娓道来。

 

穷小子陪小公子看,往往最后都睡到打出呼噜声。小公子也不气,拍了一手机的睡颜,笑容飞上了天。

 

穷小子缠着小公子要看金刚狼,小公子笑他幼稚,然后又抱着爆米花靠他身边吃一嘴。

 

小公子看着电影发表了一堆评论,转头看着穷小子,好有趣沃,好好笑沃,穷小子指着屏幕给小公子说。

 

笨蛋,真是个笨蛋。

 

小公子心里想,可嘴角的笑却怎么也藏不住。

 

 

02/

 

小公子吹了风感冒了,给穷小子发短信都没回应。小公子气到脸鼓鼓,都是坐你的摩拜天天吹风才感冒的!

 

穷小子打来电话,小公子故意等了一会,一秒,两秒,三秒,惩罚时间到。

 

电话那头传来穷小子故作正经的声音:小仙女想要感冒药请按1,想要小熊公仔请按2,想要Kim大帅哥请按3。

 

小公子本来煞白一张脸被穷小子逗得两颊绯红,眼睛笑到眯成一条缝,这个笨蛋怎么那么幼稚。

 

小公子悄咪咪按下3,那边立马有了动静。

 

小仙女请开门接受礼物。

 

小公子的心砰砰跳,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裹着被子拖到地,光着脚丫子就去开门。

 

就看着穷小子一手抱着小熊公仔,一手提着感冒药和饭,对着小公子一脸傻笑。

 

我明明按的1,小公子忍住笑。

 

嗯,2和3是附赠的!穷小子一脸理所当然。

 

低头看见小公子光溜溜的脚,穷小子放下饭和药,把小熊公仔塞到小公子手里,弯腰把人连带着被子抱了起来。

 

小公子整个人缩到穷小子怀里,气全消了。

 

穷小子看着小公子满脸疑惑,怎么就感冒了?

 

小公子瞪他一眼,也不知道是坐了谁的车,四周都透风。

 

穷小子立马闭了嘴,递上小公子爱吃的拌面,看人一下吃了个干净。

 

那天,穷小子什么都没做,抱着小公子好好睡了一觉。

 

第二天,穷小子把他的破摩拜拿去按了个头顶蓬,这下不算四周都透风了吧。

 

阿秋,阿秋,阿秋。

 

穷小子连着打了三个喷嚏,自己好像感冒了。

 

 

03/

 

小公子对穷小子说,周日我大哥回来,你跟我一起回家吃饭。

 

穷小子一愣,你还有大哥?

 

小公子咕噜咕噜大眼睛,对啊,我大哥混黑道的,不常回来。

 

黑道?穷小子只觉背后一凉,转身跑向了卧室。

 

小公子跟在他后面,就看穷小子翻箱倒柜地在找什么。

 

找到了!

 

穷小子拿着几张纹身贴在身上比划,你看像不像混黑道的。

 

小公子看着眼前的大个子,好气又好笑,一个没忍住跳起来打了穷小子的头,用了一分力。

 

穷小子捋了捋自己的发型,也不恼,抖着腿,痞痞地说,做Kim哥哥的女人,吃香喝辣。

 

小公子含笑,就想着穷小子要怎么演。

 

原来Kim哥哥还有女人沃~尾音故意拖到很长。

 

那是当然,Kim哥哥的女人叫小仙女,你要看么?穷小子挑挑眉。

 

小公子摇头,不看不看。

 

穷小子一下急了,你咋不按套路来。

 

小公子噗嗤笑出声,好好好,我看我看。

 

穷小子得意地甩了下刘海,掏出手机解了个锁,便举到小公子面前,喏,你看。

 

画面里的人只有一张侧颜,浅褐色的刘海耷拉在眉间,嘴角微翘便见酒窝深深镶嵌在右脸,蓝白色细条纹上衣衬得他肤白如雪。

 

虽然拍得有点模糊,但小公子一眼就看出来是他自己。也就是那天,穷小子开着破摩拜,停在他面前对他说,你好啊小仙女。

 

小公子眼红红,鼻子也红红,穷小子一下怂了,丢开手机,赶紧抱住小公子。

 

小仙女你别哭,Kim哥哥改明就把摩拜卖了换辆哈雷带你闯码头,边安慰还边顺小公子的后背,像极了捡到奶狗的小男孩。

 

小公子头抵在穷小子胸前,小拳拳捶你胸口,怀里发出声音闷闷,那Kim哥哥喜欢小仙女什么啊?

 

穷小子特诚实地回答,没有。

 

嗯?小公子怀疑自己听错。

 

小仙女头大腿短还傲娇。穷小子不怕死地说着。

 

小公子作势又要打穷小子的头,穷小子一个眼疾手快握住了小公子的手腕,捂在心头。

 

可是世界那么大,曼谷人那么多,Kim哥哥只看得到一个小仙女啊。你不知道,小仙女笑起来,比Kitkat还甜。小仙女一哭,Kim哥哥觉得自己的摩拜都要散架了。这后宫佳丽三千啊,Kim哥哥就宠小仙女,就宠他,就宠他,谁劝都不听呢。

 

穷小子一脸真诚说得贱兮兮,小公子听得像吃了蜜,耳朵一红到底。

 

那......Kim哥哥还有后宫佳丽三千沃~小公子声音糯糯贴着穷小子的衬衣。

 

穷小子耸耸肩说,后宫佳丽不天天被你坐下面呢,就我那摩拜值三千,现在加了个蓬,估计有三千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公子笑到露牙龈,摩拜有什么错。

 

 

04/

 

小公子生日,办了一个小型Party。

 

穷小子开着摩拜杀过来,小公子正坐在舞台中央唱歌。

 

在灯光闪烁中,在拥挤人群里,穷小子只觉他的小仙女何时成了精。

 

“一切都是为了你,即便你不曾与我有什么关系~”

 

如曼谷清晨六点的春雾,如芭堤雅半晚八点的浪潮。

 

丘比特放下爱神之箭化身塞壬与你相邀,你应还是不应?

 

穷小子心想,我应。

 

牡丹红下死不了,百合花下再走一遭。

 

小公子在看到穷小子的一瞬间就亮了眼,满堂华服,只有他穿着最简单的白衬衫和水洗牛仔裤,三分不羁,十足帅气。一首略显伤感的暗恋之歌被小公子生生唱出了甜腻的味道。

 

穷小子看到小公子跳下舞台,向他走来,每一步都踏在了他的心上。

 

穷小子心里默念,小仙女,小仙女,一切都是为了你。

 

小公子拍他肩膀,你念什么呢?莞尔一笑,尽露天真。

 

穷小子低头戳他的酒窝,说,我有点醉。

 

小公子隔着两人贴身的距离小拳拳捶到穷小子的一块腹肌,色狼。

 

穷小子一副维尼小熊偷了蜜的狡黠。嘿嘿嘿直笑。

 

小公子明目张胆地拉着他说要见好友,穷小子只觉身边大概有上百只眼睛盯着他。

 

穷小子都知白雪公主有七个小矮人护卫,想想他的小仙女有觊觎者也不无奇怪,只是不知竟有这么多。

 

再看下被小公子紧紧牵住的手,穷小子顿觉傲从头上来,诶嘿,我有小仙女撑腰,可不得牛逼会儿。

 

他挺直腰板,抬眼扫过四周,宛若机关枪扫射,所到之处,无一幸免。

 

王子来了,小矮人退散把。

 

小公子的好友都说小公子找了一条小狼狗,迟早被吃干抹净。

 

穷小子在旁边听得心里苦,就你们的车四个轮子开得快是吧,我的摩拜都不能上高速。

 

小公子转头看他,穷小子立马开启眼神示意,你看他们说我是狗!

 

小公子心下了然,你们别逗他了,他金毛来的。

 

合着还是狗,穷小子委屈巴巴。

 

算了算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老鼠爱大米,金毛爱柯基,他也不亏。

 

小公子站在台上切蛋糕,穷小子被人群挤到了角落,也没有上前的意思。

 

穷小子看着小公子在哄闹与祝福声中切下三层蛋糕塔,粉红气球飘过头顶,金色彩片洒落满地,似在幻梦中映出他纯真无暇的笑脸。

 

似小王子,似彼得潘。

 

有一种人,含着金匙出生,用爱浇灌花朵,连天父都偏爱他,如此明目张胆。

 

像卡西莫多总是仰望爱斯梅拉达,穷小子第一次觉得他和小公子之间有一条线,他永远也踏不过去。

 

可穷小子忘了,童话里弗林爬不上的高塔,长发公主会帮他。

 

Party结束,盛宴散场。

 

小公子抱着一堆包装精美的礼物和玩偶向穷小子伸手,我的礼物呢?

 

穷小子搓搓手,从牛仔裤兜里摸出一对耳钉,递了一个给小公子。

 

小公子看了一眼,十字架沃,你咋那么非主流。说着却把那些礼物随手丢了一地,喜滋滋地接过耳钉戴在了右耳。

 

好看么?小公子问。

 

好看。穷小子回答,只觉雾气遮了眼。

 

那条他踟蹰不前线,他的小仙女之踏了一步便跨了过来,毫不在意。

 

穷小子盯着小公子右耳闪闪十字架,内心无比坚定。

 

他都只有一个心愿,与爱人永不分离,望天父成全。

 

 

05/

 

穷小子套上西装,十足的贵公子样。

 

事实证明,上帝的后花园从来都不是雨露均沾,就是有这种人,似是天父恩赐,生得一副好皮相,眉好眼也好,就连身高,也是一览众山小。

 

小公子给穷小子打领带,穷小子嚷着太紧去扯,被小公子打手,装疼地嗷嗷叫。

 

穷小子看他一脸认真,便腆着笑脸说,Kim哥哥那么帅,小仙女你捡到宝了诶!

 

小公子听到翻了翻白眼,可惜是个傻的。

 

穷小子拿出耳钉准备戴上,就看见小公子眉头一皱,冲他摇摇头。

 

也罢也罢,第一次去老丈人家,装也要装三好学生啦。

 

管家Coolta叔在楼下落车等了很久,看见小公子下来,微微颌首,二少。

 

小公子笑,Coolta叔辛苦你了。

 

Coolta叔摆手,大少特意叮嘱,这是分内之事。

 

穷小子站在一旁,头一次看到这种阵势,原来电影里演富家少爷管家摆车这种事是讲真。

 

Coolta叔这才注意到穷小子,二少,你朋友?

 

还没等小公子回答,穷小子一个箭步上去握住Coolta叔的手,一副家乡遇故知的表情,就差热泪盈眶了。

 

Coolta叔您好啊,我叫Kimmon。

 

Coolta叔转头看他家少爷,小公子正笑着点头,心里却想着,奥斯卡欠他一座影帝。

 

Coolta叔被穷小子握得一脸懵,慢吞吞地去开车门。

 

小公子坐上车忍不住吐槽,演员。

 

穷小子当夸奖听,凑到小公子耳边说,二少带我装逼带我飞。

 

小公子狠掐一把穷小子大腿,后者不敢叫,憋到红耳根。

 

一路上,Coolta叔似乎对他十分上心,又是问工作又是问家庭的,就差上交户口本了。

 

下了车,穷小子忍不住向小公子抱怨,这个Coolta叔是你哥派来的间谍么,怎么什么都问,把我当相亲对象?

 

小公子瞥他一眼,穷小子赶紧改口,不对不对,应该是未婚夫才对。说完觉得自己地位又高了一截,喜滋滋地跟在Coolta叔后面,留着小公子脸红到跳脚。

 

富家豪宅都远离尘世独一栋,好像沾染上一丝烟火气便自贬了身价。

 

他们到的时候,小公子的大哥正在浇花。

 

穷小子看着那条从肩膀一直延伸到手腕的花臂,小声地问小公子,你哥胸口是不是纹的Hellokitty?

 

小公子嫌弃地看他一眼,迎面被自家大哥抱了个满怀。

 

穷小子在一旁看着,越看小仙女的大哥越觉得像【猫和老鼠】里的恶犬斯派克,而自家小仙女就像那只还穿着尿不湿的小老鼠泰菲。

 

穷小子做好心理建设,正想上去打招呼,小公子就被他哥叫走了,老爷子在楼上等你。

 

穷小子心里咯噔一下,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下马威?

 

穷小子巴巴地看着小公子,就差开口唱我一人承受不来了。

 

小公子冲他眨眨眼,穷小子立马认命,什么一骑红尘妃子笑,烽火台前戏诸侯,别说一条花臂了,上刀山他都去啊。

 

穷小子目送小公子上楼,那个背影硬是看出了昭君出塞的架势。

 

可惜,汉元帝留不住王昭君,穷小子也留不住小仙女。

 

穷小子准备使用他不要脸四十八式搞定大舅子,就看见眼前花臂一上一下,他面前摊开一叠文件。

 

Kimmon是吧。

 

穷小子心想,完了完了,汤姆猫都被斯派克打到逃命,他还没来得及找小仙女要个亲亲。

 

斯派克示意他看看桌上的东西,穷小子翻开第一张便是他自己的个人资料。

 

Kimm,26岁,单身,修车行打工仔。

 

之后全是他和小公子的照片,从他们相识到小公子生日。

 

穷小子眉头皱成山峰,明明是一对恋人美好画面,却被窥探染上污点,他穷小子无所谓,可小仙女纯净如雪,皎若明月,又怎能受这尘世垢?

 

你知道我们家的花都是我亲自浇水,从不经他人之手。

 

可是我听Cop说,你都很少回来,花等不起的。

 

穷小子眉如间,眼如刀,汤姆猫都会反咬,主人不在,金毛还不变黑背。

 

“啪————”

 

楼上传来响声,穷小子和斯派克相视一眼,三步并作两步往上跑。

 

推开门,瓷杯碎一地残渣,椅上男人对他的到来怒目而视。

 

穷小子置若罔闻,他只看得到小仙女,看到小仙女明明眼红一片,手紧抓着裤缝,却咬牙强撑。

 

穷小子心口巨震,似恶狼反噬,似困兽出笼,死火山也岩浆喷发。

 

小公子伸手抓他,抓到手腕,指甲刻进肉里。

 

只一眼,穷小子看见小公子忍了好久的眼泪流下来。

 

百炼钢化绕指柔,火也都被水浇灭。

 

Kimmon先生,这是我们家事,请你出去。

 

面前男人声音坚定,不容反抗。

 

小公子看着他摇头,穷小子只觉自己的手被抓出了血。

 

兰波对魏尔伦说,你走我便死,你走还是不走?

 

穷小子心一横,任血流到手指也不要紧,微微低头,只说了一句,打扰了,便转身不回头。

 

以阿佛洛狄忒的甜蜜气息为证,你是我关心的一切。可最终,赫菲斯蒂安也对亚历山大说,我的王,我希望你能有子嗣。

 

小公子抬手看见指缝鲜血,似染红了眼。

 

男人也知百合花终变带刺红玫瑰。

 

小公子跑出门,哪里还有穷小子的身影。

 

车库门缓缓打开,插了好几次车钥匙都失败,小公子捂住自己狂跳心脏,一直拍到红才停止手抖,鲜亮跑车开离豪宅。

 

 

06/

 

店里家里无人,手机打通未接。

 

小公子只知一叫金毛,它便趴到脚边摇尾,却不想金毛也会有不见的一天,他要如何找。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小公子开着四轮跑车,找不到一个开着两轮摩拜的穷小子。

 

电影里都讲假,世间更多花样年华。

 

小公子握着穷小子送他的十字架耳钉,似救命草,似还魂丹。

 

童话里,结局都写从此王子和公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他也想幼稚一把,天父愿不愿意化身安徒生。

 

你好啊,小仙女。

 

世间只有一个人会那么叫他。

 

泪眼朦胧中,小公子抬眼看见穷小子骑着破摩拜正在看他。

 

他揉揉眼,怕是假。

 

电影里,周慕云终是错过了苏丽珍,可人生不是电影,穷小子找到了小仙女。

 

穷小子抬腿从摩拜上下来,塞给小公子一个小熊公仔,人生宛若初见。

 

小公子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在指甲抓出的伤口处狠狠咬住,眼泪顺着手腕流下。

 

穷小子看着他的小仙女,看他眼里有水,只觉伊瓜苏大瀑布也跳。

 

就着伤口血丝,小公子吻上穷小子的唇,带着分离的悲苦,带着重逢的喜悦,唇齿相交,藕断丝连,原来爱人的眼泪也是咸。

 

穷小子牢牢抓住眼前人,一吻到天荒,一吻到地尽。

 

众生不准,世人都说他不配,唯有小仙女在疾驰中抱住他的腰,靠在耳边,认真说,Kim哥哥的后座只能留给我。

 

只有他是爱人,爱人不是众生。

 

小公子问他,你去哪儿了?

 

穷小子说,我再也不走了。

 

他想,这座城市无限开放,无限包容,何以容不下他一对爱侣,天父都不依。

 

 

07/

 

小公子的哥哥来找穷小子时,他刚修完车,衣服上还蹭着黑乎乎的机油。

 

Kimmon。

 

穷小子握着螺丝刀的手抖了一下,抬眼看见来人一身黑西装。

 

斯派克。

 

穷小子一下没忍住,脱口而出。

 

完了,汤姆猫也被打成叮当猫了。

 

穷小子有点琐瑟,拍拍衣服站起来,还好身高在那儿,气势没输。

 

穷小子都想好了,接下来的剧情应该是甩下五千万,让他离开小仙女,电视剧里都那么演的。

 

我来的时候想,你要是下跪求我,我立马把你做掉。

 

面不改色地说出狠话,小公子的大哥随手点燃一根烟。

 

穷小子死死地盯着他,似冰山富士,巍然不动。

 

不过那天你又跑回来确实挺让我刮目相看的,Cop没看走眼。

 

穷小子心里松了一口气,那天他跑走之后去买了小熊公仔,心说无论如何也要表明他的态度,结果跑太急丢了手机不说,再回去小仙女也不见了,还好最后找到。

 

法海不懂爱,天父都不舍他们分开。

 

老爷子那儿我去说,你有空换辆车,Cop体质不好,风吹了容易感冒。

 

穷小子心里像坐过山车,原来铁汉柔情是这般,他都想抱住斯派克,呸,大哥,大喊,你真是我亲大哥啊。

 

小公子的大哥说完便走,潇洒地来潇洒地去,不带走一片云彩。

 

穷小子心中大石落地,只是心疼摩拜又被嫌弃。

 

 

08/

 

穷小子骑着摩拜接小公子下课,正巧看到小公子背对着他跟人聊天。

 

穷小子嘴角微翘,本准备给个惊喜,却听到竟是在聊他,上前的脚步戛然而止。

 

趁小公子没发现,穷小子悄咪咪躲在一旁听起了墙角。

 

Tee本来都要和Copter说拜拜了,老远看到一个高挑帅哥朝他们走来,越走越近,Tee看见了他左耳明晃晃的耳钉,再看眼前Copter的右耳,诶嘿,正是一对,顿时玩心乍起。

 

Copgi,你家那位金毛还整天骑着破摩拜呢。语气中故意透露出满满嫌弃。

 

小公子微微一笑,没有答话,反倒是穷小子听得心里嗷嗷叫。

 

什么叫破摩拜,金毛是他叫的么,Copgi是他叫的么,打狗还看主人呢,他家小仙女咋不知道护食。

 

我说你就别坐那破摩拜了,我新买了跑车,等下你跟我一起走好了。说着还搭上了小公子的肩膀。

 

说这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还有人在他这儿挖墙脚,是可忍孰不可忍,小矮人退散了却忘了还有骑士。

 

还没等小公子开口,穷小子便急不可耐得冲了过来,一把扒拉掉搭在小公子肩上的手,把人挡在了身后。

 

不好意思,名草有主了,摩拜坐挺好的,就不劳您费心了。

 

小公子去拉他,被穷小子反手一握,直接带走。

 

小公子回头看见Tee冲他眨眼睛,心下了然。

 

穷小子牵着小公子昂首向前,没走两步,发现小公子没动静,立马原形毕露。

 

主人生气,黑背耳朵也要耷拉下来变金毛。

 

Copgi...

 

谁准你那么叫了,小公子瞪他一眼。

 

小仙女...

 

小公子没有说话。

 

老公...

 

拿出了必杀技,小公子这才有点反应,轻叹一口气说,Tee是我朋友,你不要对谁都那么...那么有敌意。

 

我这是宝塔镇河妖,快刀斩情敌!

 

情敌?你哪儿来的情敌?

 

穷小子迟钝了两秒,等反应过来,整个人像天线宝宝装进气球,要上天。

 

小仙女偷一抹笑,继续说,我哥叫我们今晚回家吃饭,我们的事,我爸他不反对了。

 

喜从天降,好事成双。

 

穷小子从没想到黑帮大佬绊起和事老也那么得心应手,仿佛肉眼可见他的狗尾巴快翘上了天。

 

那我们得赶紧了,不能让大哥他们等。

 

穷小子拉着小公子就是一个疾步。

 

小公子笑,以前你都叫他斯派克。

 

诶,谁还不兴人改邪归正呢,太过兴奋,穷小子声音都带笑说,他现在是我亲大哥。

 

给小公子戴好头盔,穷小子拉过他手,牢牢放在腰间。

 

摩拜驶出,留下一条完美直线。

 

有人从未信教,现在却想祈祷,天父肯不肯给一个机会。保佑可爱恋人,保佑亲密爱人,保佑他们,一生平顺,一世安稳。


天父,这是我的祈祷。



END


评论(18)
热度(221)

© 小俺是俺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