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俺是俺啊

存文,随意。

「MingXKit」生命之花(一)

*OOC,狗血

*Kimmon和小仙女的故事:少女的祈祷

*BGM:张继聪【生命之花】


过千载回头是最爱


01/

 

医院的房间有些闷,空气里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Forth把窗户打开,透进风,带着丝丝凉意。

 

Ming靠在床头,额头贴着创可贴,发丝有些凌乱,鬓角透着密汗。

 

Forth和Kimmon站在一旁,大气不敢出。

 

Ming看着两人反倒笑了,我这还没死呢,你俩是不是准备一鞠躬,二鞠躬,家属谢礼啊。

 

Kim没忍住扯开嘴角。Forth看他一眼,说,我刚给Sutee打电话了,等下就到。

 

Ming毫不在意,不就做个检查么,你们俩能不能开心点。

 

隐约听到脚步声,门被打开,只见一人,穿着白大褂,窗外的光正好洒在他浅褐色头发上,似镀了一层金。

 

Forth脱口而出,Kit!

 

来人关上门,又走近了一步,露出整张脸。眉峰如山,眼波似水,唇红至命中,嘴角微翘,右脸现出深深酒窝。

 

似沙漠绿洲,似荒原红花。

 

Forth下意识看向Ming。

 

Ming忽地从床上坐起,面如死灰。

 

这到底是救世主还是摆渡人?

 

Kit视若无睹,自顾自地走到床边说,Sutee有一台手术,今天我值班。

 

掀开被子,Kit抬过Ming的右腿放在自己膝盖。

 

Ming本就绷紧的神经,被Kit冰凉双手触碰,似电流通过,整个人一激灵。

 

Kit缓缓开口问,你腿怎么回事?

 

对他俩关系毫不知情的Kim抢着解释,Ming少他。。。

 

话还没说完,被Forth狠瞪一眼,闭了嘴。

 

Ming打哈哈,指着Kim脚边奶狗说,这不爱心泛滥,踩了急刹车。

 

小奶狗像是听到,顺势哼唧了两声。

 

Kit笑,你什么时候那么有爱心了?

 

Ming假咳两声,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只准铁汉有柔情,还不许本少有爱心呢。

 

Kit听他说得头头是道,宠溺地点点头,是是是,Ming少也有情,Ming少也有爱。

 

Ming偷瞄他,小声说,本来就有情。

 

刺针插入棉花,他从来都拿他没有办法。

 

Kit一手一手按在他的膝盖上,小腿上。

 

Ming只觉好似打通了奇经八脉,郭靖都学会降龙十八掌。

 

末了,Kit又把Ming的腿放回被子里好好盖住,拿出药,认真叮嘱道,这个药拿回去记得每天擦,车就先不要开了,还有你脚。。。

 

似是想起了什么,Kit看了他一眼,没再继续说。

 

Ming盯着他侧脸,死死的,像是怕眼前人是假。

 

Kit见他没反应,又大声了一句,你听到了没?

 

Ming晃过神来,有有有,有听到。

 

原来不是在做梦。

 

Kit这才放心,那你回去记得好好休息,我就先走了。

 

走了?Ming不自觉地向前倾,你要去哪儿?

 

Kit回头,轻声说,我还要去给其他房间的病人做检查。

 

Ming这才放下心来,默默靠了回去说,Forth,你送一下。

 

Forth点点头,Kit也不见外,双手揣在兜里跟在后面出了门。

 

走到大门口,Kit停下脚步问Forth,我刚才看到Ming脚踝有伤口。。。

 

Forth顿了顿说,你走那天,Ming开车去追你,路上出了车祸。。。

 

Kit看了一眼Ming的房门,低头沉默了好久,想到那天他给Ming发完短信说要走,却直到最后都在盼望他能来。他想,要是Ming来让他留下,他便留下。可惜,他最终都没有等到。

 

原来,所有Bad Ending背后都有故事,不是那人不肯,是造化弄人。

 

有的人,或许就是没有命在一起。

 

Kit抬头,有些不好意思,连笑都带着些许牵强,只对Forth说了一句,谢谢你。

 

Forth回来时正好看到Kim从房里出来,Kim小声问他,那个医生是谁啊?

 

Forth回了三个字,少奶奶。

 

 

02/

 

一连几次向Sutee打听Kit的消息,这小子像是受了什么威胁,都推托说Kit手术很忙,骚扰了半天才要来了Kit的电话。

 

Ming想,这招欲擒故纵玩儿得不错啊,我咋就能那么轻易上套呢。

 

Kim看他在那儿盯着手机半天了, 忍不住开口,少爷,你想少奶奶就给他打电话呗。

 

Ming瞥他一眼,谁说我想他了,就你话多。

 

Ming转身走进衣帽间,把衣服摊开试了个遍。西装太隆重,夹克太随便,不能太亮,也不能太素,挑挑拣拣,最后选了件浅色衬衣搭深色牛仔裤,正好衬他干净清爽,傲人身高,人群中也是最出挑。

 

Kim在门口抱着狗都快睡着了,看见人终于出来,匆忙跟上去,Ming少,这是要去相亲?

 

Ming墨镜一甩,开车,去医院。

 

Kim以为自己听错,这少爷平时最讨厌去的地方就是医院,今天是哪根筋不对。

 

Ming勾墨镜,还不快去。

 

哦,Kim放下奶狗,屁颠屁颠地跑去开车。

 

一路杀到医院,结果还是来找少奶奶。Kim暗自摇头,真是什么药治什么病,一物降一物。

 

他俩刚到办公室门口,就看着Kit正跟人有说有笑。

 

Ming站那儿没动,黑着脸,一直到Kit出来看到他。

 

带着些许惊喜,Kit叫他,你怎么来了?

 

Ming皱眉,陪Kim来看病。

 

Kit看向Kim,后者非常配合地咳嗽了两声,然后恭敬地叫了一声,少奶奶好。

 

Ming低头偷偷翘嘴角,心想小子真会看眼色,这个小弟没白收,心情瞬间多云转晴,连Kit瞪他那一眼,他都觉是害羞。

 

旁边那人忽然插话,似是有笑没憋住,Kitty,这是那只小狼狗?

 

小狼狗?Ming一个眼刀就过去了,你骂谁是狗?不发威你还真当我是Little dog?

 

Kit轻唤他一声,Ming。

 

虽然只是叫了他的名字,可这基本就等于“大黄,坐下!”了,别说小狼狗,藏獒也变金毛。

 

Ming委屈巴巴,你咋外面有其他狗了。

 

Kit看着他,好气又好笑,转头对那人说,Beam,你先去吧。

 

Ming目送那人走,转头悄悄对Kim说,下次叫大声点。

 

Kit回身问他,Ming少有空一起吃饭?

 

Ming扬下巴,开启鼻孔看人模式。

 

Kit瞥他一眼,没空就算了。

 

Ming一下慌了,去去去,Kim你车上等我。

 

还是老地方,Ming点了两碗拌面,点单妹从他进来眼睛就没移开过,一坐下便招来四面八方妹子的目光。

 

真真是我自不开花,却撩蜂与蝶。

 

那是他们第一次约会,也是如此,如果那算第一次约会的话。

 

Ming赢得了校之月,意气风发正当红,风光一时无二。

 

可新晋校之月想要的奖励却只是和他这位过气的院之月约会,一米八的个子撒起娇来还真像一只巨型玩偶。

 

你答应不答应?

 

冰山都融化。

 

Kit答应了,这里便成了老地方。

 

只是有些事,终究是不同了。

 

Kit端过面,还没有拌便开始吃。

 

Ming撑着头看他,脑子里冒出四个字,活色生香。

 

Kit疑惑,看我干什么,你不饿啊?

 

Ming摇摇头,眉梢带笑。

 

Kit毫不客气地把他那一份也放进了自己碗里。

 

眼前的一切好像都发生过,Ming想起那时Kit也是这样,吃掉两份面,因为他说,学长我追你了哦,你不说话我就当做你同意了哦。Kit一直低头吃面,他便真当他默认。

 

Ming盯着他,轻声说,慢点吃,看你的样子,真的很能吃,不过没关系,我养得起。

 

Kit动作停滞,抬头看他。

 

Ming突然很讨厌自己记性那么好。

 

人最怕旧事重提。

 

Kit见他没说话,低头继续吃面,碗遮住了他整张脸。

 

Kit觉得今天的面有点咸,越吃越咸。



TBC






评论(3)
热度(107)

© 小俺是俺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