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俺是俺啊

存文,随意。

「MingXKit」生命之花(二)

03/

 

Kimmon要给自己的破摩拜安个篷,Ming在旁边帮他递螺丝。

 

Ming看他在那敲敲打打,忍不住问,这后宫你平时最心疼了,怎么现在舍得这么搞?

 

Kim头都没抬,声音自带甜味,小仙女感冒了我才最心疼。

 

说完自己连打了三个喷嚏。

 

Ming摇摇头,红颜祸水,独得恩宠,商纣都要亡国啊。

 

Kim笑着问他,Ming少你是不是在追求少奶奶啊?

 

Ming一抖,螺丝掉到地上,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追求他?

 

用疑问句回答疑问句时,一般是说中了。

 

Kim伸出手指比了比,两只眼睛都看到了。

 

Ming垂手,有那么明显么?

 

Kim笑,其实也没那么明显,只是你看少奶奶的表情我太熟悉了,我看小仙女的时候也是那样。 

 

Ming歪头,那样?哪样?

 

Kim说了两个字,痴汉。

 

简单扼要。

 

Kim看着Ming认真说,我两个轮子的破摩拜都能追到小仙女,Ming少,你四个轮子跑车还怕追不到少奶奶?不要怂,就是干。

 

Ming见他一脸真诚,也不想打击他积极性,说了声谢谢。

 

心里却想,你那是百合花小仙女,我这是什么,红玫瑰老妖精,还出去镀了一层金,四个轮子跑车都要看是不是限量。你拿着个小熊公仔就能拐到小仙女跟你回家,我这整个巨型玩偶送他他都不要,能比?

 

Ming越想越惨,扎心了,老铁。

 

Forth进来就看到Ming拿着螺丝垂头丧气,怎么,在想Kit?

 

Ming皱起眉头,戳中心事,哪壶不开提哪壶。

 

Forth突然摆起老年人架势,有些东西,放不下的,就要握紧。

 

Ming不服输,我哪里放不下了。

 

Forth眯眯眼,一副我看透你的样子,那我现在就去把那箱KITKAT丢掉。

 

说着就要行动。

 

吓得Ming拍案叫起,你敢!

 

Forth站在一旁像是等他发作。

 

哥,算你厉害。

 

Forth轻笑,放不下就去追啊。

 

Ming低着头,又是我去追,以前也是我追,这次明明是他错,怎么还是我去认,我不要面子的啊。

 

Forth偏过头问,面子重要他重要?

 

Ming顿了顿说,没有什么比他更重要。

 

校之月比赛,四千多人点赞,他一个一个找有没有Kitkat。

 

因为学长的鼓励对我很重要。

 

深夜独自练拳,也是为了赢得校之月后能和Kitakat约会。

 

我赢了学长就和我约会吧。

 

终于赢得比赛,他将最重要的校之月绶带给了Kitkat。

 

我为你赢的。

 

还有什么能比他更重要?

 

Forth说,那你还在纠结什么?

 

Ming手都握紧,说,我都当他最重要,可他呢?他一条短信发来就直接消失,现在又突然出现,他有想过我么?他有问过我那么久怎么过的么?他又当我什么?

 

可惜,爱情里,从来没有恒等式,爱更深的那个人总是输得一塌糊涂。

 

Forth沉默片刻说,可他现在都回来了。

 

Ming笑,像是在自嘲。

 

他说,他现在是回来了,可如果他再走呢?上次我废了一条腿,他再走我又废另一条?

 

他说,Forth,我也怕。

 

纵使铜墙铁壁,坚不可摧,也怕爱人一颗心。

 

哀莫大于心死。

 

Forth摇头,Ming,你还记得以前你追Kit的时候有多勇,整个工程学院都知道Kit有多难追,就你小子偏往南墙撞。

 

Ming轻笑,那是因为你们不了解他,他心都好软,我这比南墙还厚的脸皮一撞就破了。

 

Forth给他使眼色,你都知他心软,你觉得他还会再走?

 

Ming看Forth,看到Forth都不好意思。

 

Forth说,怎么?

 

Ming小声问,Forth,你不觉得很奇怪么,为什么你到现在还是单身?

 

Forth还以为他要问什么,有什么好奇怪的,没遇到而已。

 

Ming说,也对,说不定人家现在正举着爱的号码牌等你来呢。

 

又摇摇头,似有些遗憾。

 

唉,上了Kit这辆车,我怕是要坐到终点了。

 

Ming觉得自己巨冤,别人都是坐几站,走走停停,换车都不带犹豫。只有他,人没下车不说,司机直接跑了,完了他还咬牙死撑到司机回来求司机开车。

 

比孟姜女哭倒长城还冤,他怕是要哭蹦峡谷。

 

Ming缓缓抬头,Forth ,你帮我一个忙。

 

 

04/

 

做完最后一床手术,已经过了饭点,Kit有些疲惫地靠在办公椅上,轻柔着太阳穴。

 

门被轻敲两声,打开。

 

Beam递来一瓶水问Kit,有什么想吃得么,我出去给你买。

 

Kit坐起来,笑得勉强,不用了,我也没什么胃口。

 

Beam有些担忧地看着他,Kit,其实我。。。

 

门被再次打开,明显粗暴了许多。

 

两人纷纷转过目光,就看着Ming提着个饭盒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好一出登堂入室。

 

Kit的目光全被他吸引住,Ming?你来干什么?

 

Ming抖抖饭盒,来给你送饭。

 

Forth靠在门口,向Kit点了点头。

 

Beam尴尬地看了眼Kit,再看向Ming,两人都没注意到他。

 

Beam小声说,Kit,那你吃饭吧,我先走了。

 

Kit还没来得及回他,Beam就灰溜溜地走了。

 

倒是Ming不忘加一句,慢走不送啊。

 

火上浇油,伤口撒盐这种事,他最爱做。

 

Kit刚想开口说他,Ming赶紧把饭盒摆在桌上,吃饭都堵不上你的嘴。

 

Forth识趣地关了门。

 

Kit拿他没脾气,你怎么知道我没吃饭?

 

Ming眯眯眼,我就知道。

 

医学院的课业总是那么繁重,Ming每次都第一个从工程学院跑出来,到食堂买了饭再狂奔医学院,Kit果然还在写作业。

 

强行把作业收走,监督Kit吃饭似乎成了Ming每天吃饭睡觉打豆豆之外必做的第四件事。

 

有些事,成了习惯之后就很难改掉了。

 

Kit也不客气,一口一口吃得香。

 

是谁刚才说没胃口的?

 

Ming把炖好的汤端出来,你尝尝这个。

 

Kit看他,你做的?

 

Ming眨巴眼,嗯。。。Forth做的。。。不过!是我在旁边一直守着的,你也知道,炖汤火候最重要了。

 

Kit憋住没笑,喝了一口,确实不错。

 

Ming眼睛闪闪,怎么样,不错吧。像极了第一次画画期待老师夸奖的幼稚园小朋友。

 

Kit抿抿嘴,好喝。

 

Ming得到了极大鼓励,我明天就让Forth教我。

 

Kit笑得酒窝深深,好啊。

 

很久很久以前,校之月对学长说,P,你做我男朋友吧。

 

学长内心翻来覆去,最后甜甜地说,好啊。

 

他声音都很好听,融化了都有幸。

 

校之月只觉千金财富不敌他一笑,万人支持不及他一句好。

 

Ming问,你晚上什么时候下班,我来接你。

 

Kit故意逗他,Ming少不看一下行程么?

 

Ming吃瘪,咳咳,本少爷把时间挤出来,你感不感动。

 

Kit笑,好感动啊。。。不过我下班时间不能确定,到时候给你短信。

 

Ming摆摆手,别,别给我发短信,我有阴影,你给我电话就行了。

 

Ming声音很小,像是说给自己听。

 

你那时候就是给我发了条短信就消失了。

 

Kit愣了愣,那好,我给你电话。

 

Ming满意地收拾好饭盒便走。

 

天都黑了,Kit才做完最后一床手术下班,走出医院给Ming打电话,对方像是一直在等,响了一声便接了起来。

 

五分钟就到。

 

你慢点。

 

Kit对着手机摇摇头。

 

五分钟,Ming冲到医院,看着Kit乖乖站在路边,笑盈盈地在他身旁停下。

 

学长,你那么小一只,记得半夜不要一个人在外面晃悠哦。

 

Kit弯下腰问他,为什么啊?

 

Ming故作紧张地说,会遇上变态的。

 

Kit一听,扭头就走。

 

Ming这下懵逼了,作死啊。

 

Kit。。。Kitkat。。。学长。。。

 

Ming开着车在旁边跟着Kit缓慢步伐,车都快熄火了,叫到最后一声,Kit才有反应。

 

Kit趴着窗户问他,那你是什么啊?

 

Ming想了一秒,憋出一句,我是变态。

 

Kit得到满意答案,笑眯眯地上了车。

 

Ming暗自吐槽,我也就对你变态了。

 

Ming专注开着车,Kit一眼看到车架上的Kitkat,各种味道。

 

Kit小声说,你还没吃腻呢?

 

Ming笑着说,你拿一块给我。

 

Kit递给他一块,Ming接过一口咬下。

 

还是很好吃啊,怎么会腻,上瘾才对,我都戒不掉了。

 

Kit默默看着他侧脸,觉得他好像真的是月亮。

 

星会落,乌云会遮住阳光,只有月亮,或阴晴圆缺,却永远在那里,永远有光芒。

 

 

05/

 

一下午了,Kit左眼皮一直在跳,从不迷信如他也不免担忧地给Ming打去电话。

 

Ming正在和Forth一起改装车,Kim那小子非常耿直地有了小仙女就忘了好兄弟,搞得他俩忙都忙不过来。

 

接到Kit电话,Ming喜滋滋地开口,Kitkat是不是想我了啊。

 

听到Ming元气满满的声音,Kit竟有点开心,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我手滑。

 

Ming完全不介意,自顾自地说,Kit不要太想我,今天店里没人手,不能跟你约会了,明天我一定来。

 

Kit一下挂了电话。

 

迷信害人。

 

火灾消息传来时Kit已经换好了衣服准备下班。这种突发事故本不关他的事,只是路过听到小护士聊天提到了XX街。

 

这不是Ming住的地方?

 

Kit再次确认得知,XX街发生火灾,据说死了好多人,救护车正在准备去的路上。

 

Kit想也没想,一边往救护车方向跑,一边给Ming打电话。

 

原来心急如焚是这样。

 

电话接通,Kit稍稍舒了一口气,可在听到声音是Forth之后,Kit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

 

Forth疑惑,Ming?Ming手机掉店里了,他之前嚷着狗在家没人喂食就先回去了,出什么事了?

 

Kit来不及回答,啪一下挂断电话,跳上了救护车。

 

医护人员看他一脸生人勿进,面面相觑却不敢多言。

 

人总是如此,爱说不出口,怕是太肉麻酸到了自己,总要等到最后期盼天父给机会。

 

如果,假如,倘若。

 

可天若真有情,世间又何来那么多痴男怨女,滚滚红尘又怎会有那么多的渡不过。

 

Kit心脏狂跳,似捂不住便是要脱口而出。

 

同车医护见他低头捂住胸口,上前关心。

 

Kit强颜欢笑说没事,却在车停后第一个跑了下去。

 

现场人潮窜动,火势似乎得到了控制,只剩浓烟漂浮。警戒线早将现场封锁,不断有人被担架抬出,Kit挤在中间,不住张望。

 

没有Ming的身影,没有Ming的身影。

 

Kit强忍,不知是浓烟所致,亦或是情绪结点,生理盐水竟不住落下。

 

他攥紧心口默念,天父一定要给我一个机会。

 

Kitkat!

 

终是天遂人愿。

 

Kit转身,在烟雾朦胧中,在泪眼迷蒙里,隔着拥挤人流,他看到那个让他心心念念的人。

 

Ming抱着小奶狗,穿着睡衣,脸有些脏。

 

远在咫尺,近在千里。

 

Kit怕自己心跳停止,不待多看一眼,扭头就走。

 

Kitkat!

 

裤腿被小奶狗死死咬住,Kit只觉脚下注铁,似有千斤重,一时竟无力向前。

 

很多年以后,恩尼斯后悔杰克没有回头,更后悔自己当时没有叫他留下来。

 

很多年以后,弗朗西斯卡想,如果当时她回头,如果罗伯特跨过了那盏红灯,他们的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可惜,故事从来没有如果。

 

Kit低头抱起小奶狗,转身被Ming抱了个满怀。

 

似逛够了世界,跌进春风。

 

Ming凑到Kit耳边。

 

他说,Kit,不如我们由头来过。



TBC

 


评论(11)
热度(125)

© 小俺是俺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