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俺是俺啊

存文,随意。

「MingXKit」生命之花(完)

之后要去旅游,就直接一万字完了。

1  2  3


09/

 

今天Kit提前下了班。

 

早上出门的时候Ming小心翼翼地问他,P今天能不能提前下班啊?

 

Kit正在穿衣服,有什么事么?

 

Kim家小仙女办生日会,就今天晚上,他说可以携伴参加。

 

Ming边说边不安分地移动到Kit的身后,充分利用他的身高优势,一把将Kit圈在了自己的怀里,下巴动了动,在Kit的肩膀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

 

Kit喵他一眼,伸手轻拍了下环在自己腰上的手,谁是你的伴?

 

谁知那一双手又多加了几分力却是圈得更紧了。Ming整个脑袋都贴到了Kit的脸旁,就是你啊Kitkat,你对人家都酱酱酿酿了,你可不能吃了吐。

 

说话间的鼻息正好漂浮在Kit的耳边,就看着淡红的血色从耳根一直蔓延到了脸上。

 

Kit假咳两声,正准备说话,就听到一声清脆的奶狗叫,汪汪汪。Milk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进来,小小的一只立在Kit的脚边,硬是叫出了大型犬的气势。

 

Ming一脸慈爱地弯腰把Milk抱到怀里,笑眯眯地对着Kit,P你看,真是虎父无犬子,咱家儿子真像你。

 

汪汪汪。

 

Milk顺势叫了两声像是在附和。

 

Kit一个眼刀就过来了,不怒自威。

 

Ming下意识地捂住了Milk的嘴巴。小奶狗像是看懂了当前形势,一下子不叫了,趴在Ming的怀里,发出嘤嘤嘤的呜咽声。

 

Kit转头盯着“两父子”可怜巴巴,委屈弱小无助的小眼神,瞬间觉得自己上辈子是作了什么孽,摊上了这“两只狗”。

 

好好好!

 

Ming一秒变脸露出烂柿子笑,逗了逗怀里的小奶狗说,儿子,干得漂亮,爹地今天给你加餐!

 

汪汪汪!

 

 

天色渐暗,Ming在接到Kit的电话之后,一秒没耽误开到了医院门口,站在路边靠着车窗等Kit来。

 

他穿得简单,白衬衫搭黑色西装外套,没有配领带,显得正式又随意,奈何一张俊脸怎么都让人移不开眼,长腿更是成了整条街一道不可忽视的风景线,走过路过的无不回头张望流连。

 

Kit刚走出医院大门,就看到了这样的Ming。

 

有些人,仿佛不需要凹造型,站在那里就是一张绝版海报。

 

Ming就是这样的人。

 

可当这个人是你的男朋友时,你大概不会想看到有这么多人盯着他看。

 

Ming一眼就看到了Kit,高高兴兴地走过去迎接他的却是一张黑脸,这是在医院发生了什么事情不开心了?

 

Kit直接绕过Ming的笑脸,坐进了副驾驶。

 

Ming一脸无辜地跟在后面上了车。

 

P,是不是医院谁惹你了?

 

Ming拉过安全带,小心翼翼地问道。

 

Kit看他一眼,忽然有些怨念,这么些年了,自己什么脾气,这小子怎么还没有摸透呢?

 

Ming见Kit绷着一张脸也不说话,便伸手从座位前的车格子里拿了两块KITKAT,P你吃这个吧,吃了就会开心了,很有效的。以前你不在,我想你的时候就吃这个。

 

Kit偏过头来,吃完了就不想了么?

 

Ming摇摇头说得认真,吃完更想了。

 

Kit一下就笑了,可笑着笑着却又想哭。

 

那天他到Ming家时,看到家里到处都是KITKAT,各种味道,客厅、厨房、卧室,除了卫生间,几乎伸手能拿到的地方都放有。他直到那天才终于知道Ming到底有多想他,想到家里随处可见KITKAT,想到无时无刻都在想。

 

心里的些许怨念好像全部消散了,Kit接过KITKAT盯着Ming的脸认真地说,以后你的副驾驶只准我坐,要是被我发现。。。Kit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眼神里充满了威胁。

 

我分分钟切腹自尽,就不劳大人您请自动手了。Ming连忙摆手。

 

Kit笑得灿烂,咬下一块KITKAT,这还差不多。

 

 

小仙女的生日派对来的人不多,都是些亲近的同学好友,Kimmon这边也就Forth和他们俩。

 

远远地看到Kimmon牵着一个小男生过来,他不太高,笑起来和Kit一样有两个酒窝。

 

Kimmon热情地给大家介绍,这是Copter。Copter,这是Forth,Ming少和Kit。

 

Copter站在Kimmon旁边,笑得眉眼弯弯,一口一个哥把在场的三位叫了个遍,嘴像抹了蜜,真真是小仙女本仙了。

 

Forth冲着Copter笑说,平日里就听见Kim念叨小仙女小仙女,今天算是见到真人了。

 

Ming在一旁也不禁打趣道,你小子可以啊,从哪儿拐的小可爱。

 

说得Kimmon直挠头,Copter更是害羞地躲到了Kimmon背后。

 

Ming突然想起了Kim的破摩拜,你那后宫改得值。我跟你说,要我是你。。。

 

要是你,你怎么着?一旁看戏的Kit开口接过话茬,嗯?你准备干嘛?

 

Ming瞬间收敛了,偏过头盯着Kit的眼睛愣了三秒说,要是我,我连跑车都改,P’Kit你想怎么改就怎么改。

 

看着Ming狗腿那样,Kit忍不住嘴角上扬,这才换上了笑脸。

 

Ming摸摸自己的心脏,艾玛,这日子处处是坑,稍有不慎就是送命题啊。

 

派对的最后,人们陆陆续续地都走了,Forth说店里有事也先走一步。

 

Ming和Kit站在一旁,看见Kim正在给Copter送生日礼物,一枚十字架耳钉。

 

身边是散落的彩片,装扮着四周纸醉金迷,而那枚小小的十字架戴在Copter的耳朵上,却显得如此神圣纯净。

 

有时候,好像幸福就是如此简单,一群真心的朋友,一位亲密的爱人,如此便拥有了全世界。

 

Ming见Kit盯着Copter耳上十字架出神,忍不住问他,P你喜欢那个么,喜欢我给你买啊。

 

Kit轻轻地摇摇头,没有说话。

 

Ming又说,P你要嫌这个没创意,我改明纹个十字架在脚上。。。

 

话还没说完,手边传来一丝温暖,Ming的手被Kit牵了过去,十指紧扣。

 

Ming觉得有些奇怪,平日里Kit最讨厌这些亲密举动,更何况还是在这样的大庭广众。

 

他偏过头问,Kitkat你怎么了?

 

Kit看着正在腻歪的Kim和Copter说,Ming,原来喜欢一个人真的不需要理由。

 

他想到他曾问过Ming,你喜欢我什么?Ming回答说没有。当时他还有些生气,难道自己身上真的一点优点都没有么?

 

现在他明白了,喜欢一个人的理由,没有才是最无懈可击的。

 

Ming当然知道他的Kitkat在想什么,他总是知道。

 

悄悄地,他握住Kit的手又紧了紧。

 

 

10/

 

Kit接到电话时刚做完一台手术。他有些疲惫地拿起手机,耳边传来急促的声音,Kit哥,你要不要来一下,Keang哥他。。。

 

一听是Keang哥的手下,Kit背都挺直,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因为混黑的关系,Keang很少给Kit打电话,更别说是手下打来了。

 

Kit握紧手机,问好了地方就换下衣服往外走。

 

是离Kit工作的医院有些远的一个小诊所,Kit到的时候Keang刚处理好伤口包上纱布。

 

P’Keang!

 

看到是Kit,Keang知道肯定是手下打的电话,往身边怒目了一圈,一个个的跟商量好了一样高,都低着头,自觉做了错事不敢吱声。

 

P’Keang!

 

Kit你来干嘛?Keang语气稍有缓和,抬了抬手说,你们,到外面去等我。

 

是!

 

Kit走到Keang身边,试图查看他的伤口,却被Keang抬手挡了下来。

 

没事,小伤,不要担心,你哥我还没那么弱。

 

Kit放下手默默开口,是他做的。

 

是肯定句。

 

Keang没有反驳,转过头来对Kit说,一年前那件事,我以为我是为你好,真的Kit。但是上次你跟我说,你在后悔当时是不是不应该走,我看到你的表情,我忽然觉得自己错。现在你回来,上天又给了你们重新开始的机会,Kit,你说过你不会放手的。

 

Kit抬眼看Keang,看见他的眼神,不是当大佬训话时的霸气,也不是对战敌手时的煞气,而是一种纯粹的对于亲人的关切,似在给他勇气。

 

Kit又想起一年前的那个决定,在爱情和亲情之间,他犹豫再三终究还是选择了前者。他本以为或许和Ming真的就是无缘,没想到。。。都是上天在作弄。

 

Keang见Kit眼角有些泛红,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说,你还记得你那天最后问我的么,你问我,你相不相信命中注定。Kit,我现在回答你,我信。

 

哥。。。

 

Kit忽然觉得眼前这个男人的形象变得无比高大起来,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自己跟在他屁股后面,做什么都无所畏惧的快乐时光。

 

这个人总会保护他。

 

 

Kit从小诊所出来,天已经黑了。他摸出手机,打开发现有几十个未接电话,来电显示全是Ming。

 

Kit拨通号码,响了一下便被接起,耳边传来Ming焦急的声音,P’Kit你在哪儿,怎么不接我的电话,你知道我都快急死了么,我怕你。。。

 

Ming。。。

 

我在!

 

Kit的声音很小,还带着哭腔,从电话另一头传来,像夏日里山顶流下的冰凉泉水,只一下便浇灭了Ming心头焦急的火。

 

Kit握着手机,走在街头漫无目的,夜晚的灯光早已亮起,照在行色匆匆的路人脸上,他却怎么也看不清。

 

他忽然很想Ming。

 

他说,Ming,我好像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Ming听到这句话,心似漏了一拍,下一秒像疯了一样往外跑,P你不要动,我来找你,你看看身边有什么特别的建筑物。。。

 

曼谷很大,大到每一秒都有数万人擦肩而过不曾回首。而此刻,曼谷却很小,小到Ming可以找到Kit。

 

Ming看到Kit,在来往不息的人潮中,他攥着手机小小的一只,好似被人丢掉的娃娃。

 

Kit,你回头。

 

Ming放下手机,在Kit转身的一瞬间上前抱紧了他。

 

你想要一个家,我便给你一个家。你找不到回家的路,我便来找你。

 

Kit感受到了Ming热烈跳动的心脏,就在耳边,像最初的一样,似是故人来。

 

那一刹那,好像所有的迷惘都找到了方向。

 

窝在Ming的胸口,他问,Ming,你信不信命。

 

Ming不知道Kit到底发生了什么,可现在,Kit就在他的身边,在他的怀里,他的心静了下来。

 

他说,我信。

 

Kit眨眨眼睛,小声地说,MingKwan,我是很爱你的,你要相信我。

 

Ming低头,正好碰到Kit柔软的头发,环住他的手在腰间游走,又加重了几分力,似乎想让他更加确定。

 

他说,我信。

 

Kit的眼角好像有泪落下,落到了嘴里,却是甜甜的味道。

 

此刻,灯光璀璨的夜做布景,整座城市为聘,我信命,更信你。

 

我信我们有命在一起。

 

那天回家,Ming第一时间打了电话给Kimmon。

 

Kimmon,你帮我跟一个人。

 

谁?

 

Keang。

 

 

11/

 

周末,Ming意外地没有粘着Kit睡懒觉,说是修车行有事要去找Kimmon。

 

阳光偷偷透过窗户,洒落在床边,Kit迷迷糊糊地也醒了。他扯过被子刚刚遮住鼻尖,露出两只眼睛,眼前的Ming正站在镜子前整理衣服,贴身的裤子衬得他的腿更加修长。

 

Kit不禁偷笑。

 

Ming回头,看见Kit眨巴着眼睛对他笑,阳光正好落在了他的眼里,照着眼瞳透亮,恍然间若达秋再现。

 

Ming也不管衬衫会不会皱了,他凑到Kit旁边说,笑什么呢,今天不上班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隔着被子,Kit声音懒懒,没人暖床,冷。

 

Ming勾起嘴角,俯身埋到他的颈脖,深吸一口气,像是要记住这个味道,却惹得Kit一阵笑,痒。

 

汪汪汪。

 

Milk蹬着小短腿跑进来,跳了好几下都没能跳上床,给娃急得啊,又叫了好几声,汪汪汪。

 

Ming听到声音,走过去一把抱起奶狗,放到Kit床边说,乖儿子,替父暖床。

 

Milk像是听懂了一样,挪了几步蹭到Kit身边,吐出小舌头舔了舔Kit的下巴,乖乖地窝着,不动了。

 

真乖。

 

Ming悄咪咪在Kit脸上偷香了一个,趁着Kit没反应过来,及时闪到了门口。

 

Kit假装生气地瞪了他一眼说,早点回来。

 

知道了!

 

 

半晚,时针刚过六点。

 

Kit给Milk倒完牛奶,正准备给Ming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到家。

 

这时,屋外的门铃响了。

 

来了来了。

 

Kit套着简单的卫衣牛仔裤,踏着脱鞋去开门。

 

Ming你又忘记带钥匙啦?

 

Kit话音刚落,在开门看到来人的瞬间,整个人愣在了那里。

 

Kit,好久不见。

 

不是Ming,是Ming的父亲。

 

这张脸,Kit永远不会忘记。

 

一时间,Kit竟不知该如何开口。

 

正在喝奶的Milk像是感受到了这异样的气氛,摇着尾巴跑到Kit的脚边,小脑袋仰着就冲门口是一阵叫唤,汪汪汪。

 

Kit这才回过神来,让Ming父进了门。

 

伯父,里边坐。

 

好。

 

Kit匆匆把Milk抱到卧室,泡了两杯红茶端到客厅的茶几上。

 

他坐到沙发的一边,看过Ming父,有些无措地开口,伯父,Ming去修车行了,可能会晚点回来。

 

我知道。

 

Ming父端起红茶抿了一口说,你哥哥最近还好吧。

 

Kit一眼看过去,凌冽的眼神又在下一秒收了回来。

 

伯父挂心了,我哥他挺好的。

 

看着Ming父的眼,一种莫名的恐惧从Kit的心底涌了出来,像是尘封了好久的记忆被人强行打开。

 

这一幕实在是太过熟悉了,Kit甚至能猜到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果然,Ming父又拿出了那样东西,放在茶几上。

 

机票。

 

加拿大。

 

和那时一样,简单直白的对话更像是命令,他甚至连Ming的名字都没有提,只是换了一个地方。

 

我年纪大了,这个位置迟早是要给Ming的,我相信你非常清楚他之后要走的路。

 

Kit当然知道,正因为知道,一年前他才会走。可他回来却发现,所有的“为他好”不过是Kit强塞过去的一厢情愿。那条路,并不是Ming想要走的路。

 

没事,我给你时间考虑。Ming父见Kit沉默不语,又开口道,不过,我这个人没什么耐心,你要知道。

 

伯父,其实。。。

 

Ming父并没有给Kit开口的机会,自顾自地起身往外走。

 

一旁的饭桌上放了一束白色的百合,Ming父走过像是闻到了它的香味,驻足问了一句,这花是Ming买的吧。

 

嗯?Kit看过去,正是前两天Ming买回来的,现在正开得盛。

 

是,是Ming买回来的。

 

挺美的。

 

Ming父的眼神在花上流连,柔情似水,若见情人。

 

Kit站起来,还没挪步子,就看到Ming父回过身来,再不见刚才的温柔。

 

好了,不用送了。

 

Kit在听到关门声的一刹那整个人瘫软了下来,跌坐在沙发上,像失了魂。

 

又走到了这一步,又走到了这一步。

 

一年前,Kit永远记得那一天。

 

Kit和Ming因为“拈花惹草”的事拌了两句嘴,虽然他心里明白不过是又一个女人的自作多情,但心里的小自卑却在隐隐作祟,一个人跑了出来。可刚出来他就后悔了,犹豫半天正准备回去,却接到了Keang的电话。

 

Keang很少给他打电话,想必一定是大事。

 

Kit按照Keang所描述的地址匆匆赶到,都没来得及通知Ming。

 

在一个空旷的废弃厂房里,Kit看见Keang坐在一把锈迹斑斑的椅子上,脸和手上都挂着伤,他的身边围了一群穿黑西装的男人,像雕塑一样,纹丝不动。

 

Keang哥!

 

Kit。。。

 

Kit十分惊慌,现在这样的状况是他从未想到过的。

 

Kit,好久不见。

 

Kit转头,这才注意到旁边坐着的男人。他认得他。

 

虽然只匆匆见过一面,可Kit记得他的脸。

 

他是Ming的父亲。

 

那是Ming说要开修车行,Kit陪他回家找他父亲。在Ming家的书房,父子二人吵得不欢而散。

 

Kit坐在客厅等Ming,待Ming气鼓鼓地夺门而出时,他看到了Ming父,Ming父也看到了他,看到了Ming拉过他的手,头也不回地往外走。

 

就是这一面,却让Kit记忆犹新。

 

Kit有些不解地看向Ming父,伯父。。。

 

Ming父递给他一个东西。

 

Kit看了一眼,没有接。

 

伯父,你这是什么意思?

 

Ming父没有回答,直接略过Kit,把目光停留在了Keang身上。后面两个男人像是接收到了讯息,伸手掰过Keang的肩膀,把他整个人都束缚在了椅子上。

 

Keang哥!

 

Keang艰难抬头,发梢渗出的汗珠滴落到嘴角,和着血丝,嗓子发出喑哑的声音。

 

Kit。。。

 

住手!

 

Kit哪里见过Keang这个样子,眉头都皱成一团,伸出手却抓不到他,只能死死地盯着一旁的男人,眼圈泛出红色。

 

只见Ming父抬了抬手,抑制住Keang的两个男人立即松了手。

 

Keang浑身无力地从椅子上滑落,大口地喘着粗气。

 

Keang哥!

 

Kit见状赶紧上前扶住她,用尽所有的力气,把人扶在了肩膀上。

 

这时,Ming父再次将刚才Kit没接的东西递到了Kit面前。

 

Kit紧咬着牙,抬头看过那人的眼,里面写满了未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狠。Kit想起来了,那天他从Ming家离开时看到Ming父的眼神就是这个样子,一模一样。

 

这一次,Kit接过了。

 

是一张机票,目的地是日本。

 

虽然在到达日本的当天Keang便告诉了Kit真相,所谓绑架威胁不过是他和Ming父联合起来为了让Ming和Kit分开而做的一场戏。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得知真相的那一刻,Kit一点也不生气,也不难过,好像什么情绪都没有。

 

看着不远处漂浮于空中的富士山,Kit忽然觉得离Ming好远好远。

 

他告诉Keang,或许就像Ming父说的,他和Ming真的就不是一路人。

 

或许,这就是他们的命。

 

他能做的,只有认命。

 

 

这些记忆回想起来仿佛就在昨日,一幕幕,像走马灯般的在Kit脑海里闪过。

 

而如今,同样的情节再次上演。

 

Kit低头看了一眼手机,时间定格在七点。以往这个时候Ming已经到家和Kit一起吃饭了,而现在。。。

 

一种莫名的不安油然而生。

 

Kit慌忙地给Ming打去了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未接,未接,还是未接。

 

Kit的手指不自觉地颤抖,手掌渗出汗来。

 

啪——

 

手机落到了地上。

 

就在Kit不知所措之际,手机响了。

 

Kit急忙把手机捡起来,却在看到来电显示之后,心凉了一半。

 

是Keang。

 

Kit,Ming来找过我了。

 

 

12/

 

Ming赶到修车行找Kimmon。

 

之前Ming让Kimmon去查Keang,结果出来了。

 

那天Kit果然是去见了他。

 

想起那天Kit失魂落魄的表情,Ming的心都揪紧。他隐隐感觉到好像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像一年前Kit离开那样,无声无息,却是致命一击。

 

他忽然很害怕悲剧重演。

 

Ming少,要不要和Kit。。。

 

不用了。

 

Ming敛过眉,坐上车直接开往了Keang家。

 

开门看到是Ming,Keang一脸平静。

 

你来啦,进来坐。

 

Keang像是早就知道Ming会来,咖啡还是啤酒?

 

我不喝酒。

 

Keang的家很简单,白色墙面,浅褐色的窗帘。Ming环顾四周,也不过几件再普通不过的家具,和他这黑老大的位置好像有点不搭。

 

说吧,找我什么事?

 

Keang端给Ming一杯咖啡,自己则拿起一瓶啤酒大咧咧地坐到了沙发上。

 

 

Kit来找过你。

 

Keang抬眼,怎么,弟弟来找哥哥也犯法?

 

在医院?

 

Keang轻笑,赶我们这一行的,受伤是家常便饭,Ming少你就那么怕Kit见我?

 

Ming瞥他一眼,当年Kit就是见了你,第二天就不辞而别了。

 

他一直想不通Kit为什么会走,若是为了前女友的事,绝不至于离开一年了无音讯。直到他查到Keang的身份,查到Kit离开前最后见的一个人便是Keang。

 

他的疑惑解开了。

 

好像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黑道大哥不愿自己的弟弟和一个花心大少在一起,于是便一自己相要挟,逼弟弟做出选择。

 

Kit的心如此软,结果可想而知。

 

Keang放下啤酒,坐起身来,看着Ming沉默了一会儿说,我本来答应了Kit不告诉你的。

 

果然有事瞒着他。

 

Ming眉头紧皱。

 

Ming少,你口口声声说要保护Kit,可为什么你总是让他受伤?你让我不要逼他,好,我不逼他。这一次,你来选。

 

Ming听得一脸懵,Kit什么时候受伤了?让他选,选什么?

 

Keang看他一脸疑惑,嘴角勾起一抹笑说,Ming少,如果有一个人从你面前夺走Kit,而Kit也愿意跟他走,你会怎么做?

 

我会杀了他。Ming毫不犹豫地说。

 

如果那人杀不得呢?

 

你什么意思?

 

Keang饶有兴致地说,换做是我,我会逼走他,让他自动消失。方法有很多,比如用Kit的前途做赌注,比如用他的家人做威胁,比如。。。

 

够了!

 

Ming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个人的脸。

 

你不要再说了。。。

 

Keang摆摆手,OK,我不说了。

 

不会的,不会的。。。Ming慌慌张张地站起来,不小心打翻了手边的咖啡杯。他甩甩手,头也不回地就往外走。

 

Keang的声音在身后响起,Ming少,这一次,你可要好好选。

 

Ming跑出来,像缺了氧,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不对,不对,一定不是这样的。

 

Ming甩甩头,坐上了车。他现在必须马上见到Kit,他有好多问题要问Kit,他想要确定Keang说的那些话是不是真的。

 

他不信。

 

可真当Kit的电话打来时,Ming的手却动不了了。

 

他要问什么?问Keang说的都是真的么?问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问你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他要问什么?

 

Ming的脑子里一团乱麻,像绞成一团的毛线球。

 

他挂掉了Kit所有的来电。

 

当手机再次响起,Ming下意识地想挂断,然而这一次不是Kit,是Kimmon。

 

喂,Ming少。

 

Kimmon你说。

 

之前你让我查Keang,我查到当年。。。

 

电话里的声音犹豫了。

 

当年什么?

 

当年,Keang在见Kit之前还见了一个人。

 

谁?

 

。。。。。。

 

谁!说!

 

。。。你的父亲。

 

撕————

 

耳边响起猛烈的刹车声,跑车在路上划出一道深深地胎痕。

 

Ming没有说话,他默默地挂断电话,放下了手机。

 

真相就在眼前,一切不言而喻。

 

 

哥。。。

 

Kit攥着手机声音颤抖,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Kit,你就让他选一次。

 

可是。。。

 

他有知道真相的权利Kit,你能瞒他一辈子么?

 

Kit放下手机,眼前的东西有点失焦。

 

现在Ming知道了一切,他要怎么告诉他,其实我不是故意要瞒你,其实他是为了你好,其实。。。。。。

 

这时,手机响了。

 

是Ming。

 

Kit如抓住救命稻草般按下了接通键,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Ming。。。

 

Kit,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Kit咽了一下口水,没有开口。

 

耳边传来一阵忙音,四周的空气好像突然停滞了。

 

那一夜,Ming没有回来。

 

 

13/

 

Ming躺在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看上去毫无生气。

 

房间里只能听见吊瓶药水滴落的声音。

 

Kimmon开口,打破了沉寂。

 

医生说你疲劳驾驶,还好只是皮外伤,养几天就好了,就是这旧伤。。。

 

他看向Forth,后者摇了摇头。

 

Ming偏过头,死死地盯着房门没有接话。

 

门被打开,有人进来了。

 

不是Kit。

 

是Ming父。

 

他抱着一束百合,穿着整齐地走了进来,走到Ming的床边。

 

Forth和Kimmon相视一眼,默默地退了出去。

 

你都知道了。

 

语气是毫不在意,仿佛是一场游戏,他不过是旁边的围观者。

 

Ming把目光移到了眼前。眼前这个人,他叫了二十多年的父亲,从小带他走路,教他牙牙学语,在母亲去世之后给了他更多的爱。虽然当年因为修车行的事两人有过争吵,自己任性出走。可即便如此,在他心里仍保有着最亲的爱意。这是上天恩赐,任谁都无法抹去的骨肉血亲。

 

但不知道为什么,Ming觉得自己好像有点认不出眼前的人来了。他的鬓角不知什么时候染上了几缕白发,岁月如刀在他的脸上刻下了几道不可磨灭的皱纹。

 

他好像老了。

 

Ming深吸过一口气,缓缓开口,再见到Kit的时候,我犹豫了很久。我跟Forth说我有点害怕,我说我怕另一条腿也废掉。可就在刚才,当我再次面临生死一瞬,我脑海里闪过的还是他的那张脸,我觉得我只要能和他在一起我就什么都不怕了。

 

Ming父觉得好笑,年轻人,总想着爱得惊天动地,轰轰烈烈,开口闭口生啊死的,可到老了也不知道自己真正爱得是谁。

 

我遇到了。Ming说,就是他。

 

大人好像总是这样,活得久了,觉得要逛够世界才能挑出最好,却不想在他小小的世界里,那个人便是全世界。

 

Ming注意到了父亲手里的花,他说,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在妈去世之后你没有再娶,直到我遇到Kit。我第一次见到他还是在高中,远远地看到一个男生觉得很奇怪,当时我都还没意识到这个就叫一见钟情。直到大学我再次遇到他,好像当初所有的感觉都回来了,我觉得他就是我的命中注定。后来他一声不响地就走了,我当时很伤心,身边也出现了很多人来安慰我,可以说是一个“趁虚而入”的好时机。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一个人能走进我的心里。我忽然明白了,其实妈并没有离开,她一直在你的心里。

 

他说,爸,我已经长大了,你让我自己选一次。

 

听到Ming谈起自己过世的妻子,Ming父心里一软。他抬眼看过自己的儿子,在妻子弥留之际,他曾向她许诺一定会照顾好他们的儿子。于是他给他加倍的爱,为他铲去所有的阻碍,给他铺下一条他以为通往幸福的大道。可到头来,他却忘了最重要的一点,Ming喜不喜欢。

 

Ming父低头看过手中百合,开口,好,这次我让你选。

 

Ming一听,如释重负,眉毛舒展开来。

 

不过。。。

 

Ming父顿了顿说,要先看他怎么选。

 

他?

 

Ming垂眸,愣了三秒反应过来,心下暗叫不好,果然不会那么简单,他早就知道!他早该知道!

 

Ming掀开被子,一把拔去插在左手手背的针头便下了床,可脚却在沾到地面的瞬间软了下去,整个人无法控制地摔倒在了地上。

 

Ming!

 

不会的。。。不会的。。。他绝不会让悲剧重演,绝不!

 

Ming攥紧左手艰难地爬起来,一瘸一拐地往外跑。

 

Kit?!

 

Ming打开门,发现Kit站在门口,手里攥着一张飞机票。

 

八点启程,可这次,他没有走。

 

Kit看到Ming,一瞬间的表情由震惊变为了不敢看。

 

Ming,其实我不是故意要瞒你的,其实我后悔了,其实。。。

 

Ming伸手将Kit拉入怀中,紧紧的,像寻到丢失已久的宝物。

 

他窝在Kit的耳边,声音闷闷。

 

P’Kit,我都知道。

 

谢谢你。

 

他脚上的旧伤复发,使不上力,现在整个人像是挂在了Kit身上。Kit抬手撑着他的后背,那张机票默默地落到了地上,没人注意。

 

Kim和Forth站在一旁见状,赶紧上前帮Kit扶着Ming重新回到了病房。

 

Ming的目光一直落在Kit的身上,没事的,旧伤了都是,过两天就好了。

 

Ming安慰Kit说。

 

Kit又想起了那条疤,心里好像打翻了盐罐子,咸咸的。

 

他拉过Ming的手,转身对上Ming父的眼睛,语气是十足的坚定。

 

他说,伯父,我选好了。

 

Ming低头看着自己被Kit牵住的手,又回神看过他的侧脸。

 

希腊神话里,美狄亚为了伊阿宋而冒死盗取恶龙看守的金羊毛,甚至不惜背叛自己的父亲,离开故土。

 

那一瞬间,Ming想,若是为了眼前人,都值得,一切都值得。

 

Ming父看着两人视死如归的表情,嘴角勾起一抹笑,果然还是小孩子。

 

他走上前,把手里的百合递到了Kit的手里,说,好。

 

Ming的表情有些懵,这是什么意思?

 

既然你们都选了同一条路,我还能说什么?

 

意思就是同意了。Forth在一旁小声说。

 

同意了!?

 

Ming和Kit相视一眼,正准备拥抱,就听到Ming父又开口道。

 

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两人齐刷刷回头,什么条件?

 

Ming,你脚好了之后就回公司上班。

 

那我的修车行。。。

 

我还没说完呢,你急什么?Ming父咳嗽两声,说,你那个修车行还是可以继续开下去,不过只能作为兼职,你多雇几个人,平时就让Kim帮忙打理好了。说完把眼光落在了一旁的Kimmon身上。

 

Kimmon眼睛都瞪大,真是人在一旁站,财从天上来,这是要发啊。

 

Ming一听,这才放下心来,连忙说,好好好。

 

那我就先走了,公司还有事,你们。。。有空回家吃饭。

 

Ming收过笑脸,点点头,好的爸。

 

Kit在一旁也说,知道了,伯父。

 

还叫伯父?

 

Ming赶紧碰了碰Kit的胳膊,该改口了。

 

Kit羞过脸,声音都好甜,知道了,爸。 

 

Ming父点点头,走出了房间。

 

在关上门的那一刻,他忽然很安心。刚才Ming看Kit的眼神他再熟悉不过,很多年以前,他也曾这样看过一个女人,后来那个女人成了他的妻子。虽然在生下Ming之后没几年她便去世了,但这么多年过去,他再也没有用那样的眼神看过别人。

 

太久了,久到他都快忘了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直到刚才。

 

他想,有的人有命在一起,却没命相守,他不希望Ming重蹈覆辙。

 

Ming父捡起落在地上的机票,撕碎丢在了一旁的垃圾桶里,一个人继续向前走去。

 

 

出院那天,Kim开着Ming的车接他们,顺便还抱来了寄养在他那儿的Milk。

 

一见到他俩,Milk蹬着个小腿直叫唤。

 

汪汪汪。

 

Kim开着车说,Ming少,咱们有空多聚一下,Copter喜欢它喜欢得不行,走的时候都快哭了。边说边顺过Milk的毛。

 

Ming抱着奶狗,你小子可以啊,人见人爱,真不愧是我儿子。

 

奶狗在他怀里仰着头,看上去十分骄傲,汪汪汪。

 

忽然背脊一凉,感受到后方传来的寒光。

 

Ming回头,见Kit一脸“慈爱”地看着他,立马捂过Milk的眼睛闭了嘴。

 

祸从口出,祸从口出。

 

回到家,Kit把新买的百合插到了花瓶里,丢掉了旧的。窗户也被他全部打开,透进新鲜的空气。

 

Ming坐在沙发上,被Kit命令不准动,只能逗逗小奶狗。

 

他看着Kit忙上忙下,心里莫名的有些欣慰。在他很小的时候,母亲也是这样整理家务,那时家里的饭桌上也有这么一束百合。

 

这样才是一个家嘛。

 

Ming轻唤,P’Kit。

 

怎么啦?Kit正在厨房准备做饭。

 

你过来一下嘛。

 

明知Ming是在撒娇,可Kit偏偏就最吃这一套。

 

他洗了手,走了过来,怎么啦?

 

嘿嘿嘿。Ming伸手把人拉入怀中。

 

Kit还没反应过来,一下坐到了Ming的腿上。

 

他刚坐下便要挣脱,你注意点,你的脚。

 

Ming腆着个笑脸伸出脚来,没事,医生都说只要不太使劲就没问题,P你又不重。

 

Kit低头看Ming的脚,发现好像有什么东西被遮住了,伸手拉上裤脚,是一个十字架的纹身,规规矩矩地附在脚踝上,正好盖过了旧伤的疤痕。

 

这是。。。

 

Ming冲他笑,我之前答应过你的。

 

Kit这才想起来,他原以为只是一个玩笑,没想到。。。

 

Ming见他又在胡思乱想什么,掰过他的脑袋,想什么呢P?

 

Kit偏过头,看见Ming的睫毛在阳光下似星河里渡人的船。他微微一笑,无风无浪,却是打在心上。

 

我在想,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Ming弯过唇,你记不记得高中有一次篮球比赛,你明明是另一队的,却跑去给对手主力送水,我当时就特别好奇。

 

好奇?就只是好奇?

 

当然,后来再遇到你,这个好奇心就变成求生欲了。

 

求生欲?MingKwan!你是不是想死!Kit作势就要打人了。

 

Ming准确地接住Kit的手,轻笑,因为我发现我没有你活不下去。

 

Kit害羞地低过头,Ming顺势又靠近了一些,说,永远喜欢你。

 

Kit眨巴眨巴眼,你说什么?

 

Ming抿抿嘴,盯着Kit的唇直接吧唧一口。


行动是第一生产力。

 

Milk跑过来,温顺地趴在Ming的脚边摇尾巴。

 

Ming低头一把将Milk抱到了Kit的怀里,摸摸它的小脑袋,说,当然还有你。

 

汪汪汪。

 

 

END

 


评论(10)
热度(196)

© 小俺是俺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