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俺是俺啊

存文,随意。

「TT&KC」Merry Christmas

*OOC

*两段圣诞小故事,本来有三段的,实在是没时间了要上班,跨年前补上。

*今天收到私信长评,真的很感动,不仅仅是因为有人喜欢我的故事,更是因为有人懂得我的心意,这是非常难得的。在这里鞠躬,给走过路过的每一位。之后都会很忙,慢更,不弃。


【KC&MK】

KC 正文  番外

MK 正文


圣诞节会下雪吗?


24号一大早,小仙女就被父亲拉到了教会唱祝歌,连他左青龙右白虎的大哥也未能幸免。


小仙女以前不明白,父亲并不是一个“清白”的人,甚至在年轻的时候冲动任性,手沾鲜血,为何到老突然转了性?

 

后来听老一辈的叔伯说,当时父亲身边有一位保镖,父亲能坐上老大的位置,他有一半的功劳。他于父亲,是左膀右臂,更是良友知己,不对,应该更甚于此。然而,就是在一年的圣诞夜里,组里遭到了敌对帮会的偷袭,那人为了保护父亲撤离,挡了两颗子弹,正中心脏,倒在了血泊里。第二天,当人们还沉浸在节后的欢愉中尚未醒来时,父亲带人血洗了对家的帮会,同时,宣布“退隐江湖”,转投了教会,从此过上了读圣经,做礼拜的平静生活。


小仙女悄悄偏过头,看见父亲合上手掌虔诚的神情,好似在赎罪,想要洗清所有的孽,还尽所有的债。


又或许说那个人救下的命,他要好好活下去。


小仙女看着挂在十字架上的耶稣,眼里有些湿润,像是进了沙。

 

他突然很想穷小子。


然而他还未付诸于行动,就被亲大哥扼杀在了摇篮里。


今晚家里要来很多人,你一定要在场。


小仙女无奈地掏出手机看着穷小子发来的短信,仙女仙女在家么?


他苦兮兮地发了两个哭泣的表情。

 

穷小子瞬间秒回了,不哭不哭,明天骑摩拜来接你。


小仙女瘪瘪嘴,也只能这样了,Merry Christmas。


到了晚上,如大哥所说,家里果然来了很多人。

 

流光溢彩照耀着盛装出席的每一个人,小仙女穿着白色西装出现的瞬间便成了全场焦点。不像黑色的生人勿近,鹅黄色的灯光打在他的身上,搭配小括弧般的酒窝,似焦糖布丁,软糯甜蜜。

 

可是逢迎了没多久,他便没了兴趣。

 

虽然小仙女并不讨厌这样的场合,只是他现在心不在这里,好像一切都索然无味。


打开手机,时间显示11点50,一条短信都没有。


Kimmon最讨厌了。


他眉头微皱,手里却紧攥着电话悄无声息地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连灯都不想开,小仙女无力地趴到床上,滚过来滚过去满脑子却都是穷小子那张贱兮兮的脸。

 

他蹭地一下坐了起来,哎呀,真烦人!


这时,阳台的玻璃门发出了响动,小仙女下意识地往后缩,正准备大叫,就听见玻璃门外传来声音,小仙女在家么?


小仙女捂住的嘴瞬间多云转晴,拍拍屁股坐到床边,复又转了转圆溜溜的大眼睛,开口道,不在。


那边的声音一下子就蔫了,真的不在么?穷小子很想他诶。


小仙女掩住笑,一整天了,穷小子连一条短信都没有,小仙女生气了。


那如果穷小子说一整天他都去准备礼物了,小仙女会不会原谅他呢?


有礼物?小仙女眼睛一亮,又迅速掩过惊喜,咳咳,那得看是什么礼物了。


小仙女打开玻璃门就能看到了,快点,快到12点了!


嗯?小仙女点开手机,还差两分钟便是圣诞节。他慌忙跑过去拉开窗帘,只见穷小子站在另一面,领口戴着一个大大的红色蝴蝶结。

 

他向着玻璃门哈气,蠢蠢地哈了半天画了一颗心,还油腻腻地撅起嘴,么么哒。

 

小仙女撇过脸,就这个礼物啊?满眼的嫌弃。

 

穷小子嘴角一翘,却是在下一秒看见从天上飘下了白色的雪,落在他的头上,隔着一层玻璃竟像两个世界。


怎么会?怎么会有雪?


小仙女愣愣的拉开玻璃门,迎接他的是穷小子似烟花般灿烂的笑容。


Copter,Merry Christmas。


时间定格在00:00。


小仙女瞪着眼睛还是不明白,怎么会有雪?

 

他伸手接过落下的白雪,却意外地没有化在手里。

 

原来只是泡沫而已。


穷小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记不记得上次我们去日本,你看到富士山上的雪,你说如果圣诞节的时候能看到雪就好了。

 

说到这里,他忽然垂下眼,右手不自然地摸过耳朵,可是我实在找不到真的雪,就…只能拿这个代替,你…


Kimmon。


在!


穷小子条件反射似的放下手迅速站好。


小仙女偷抹一笑,目光从他左耳十字架耳钉一直看到他的眼,认真虔诚的样子连他自己都觉得无比熟悉,好像是合上手掌的自己的父亲。


Merry Christmas。


他的语气忽然平静了下来,呼扇双眼,似夜空碎星,酒窝微嵌,似焦糖布丁。


穷小子心里好像落下大石,嘴角上扬,瞬间暴露原形。


那…小仙女有礼物送给我么?


他轻佻眉峰,好像骚到了小仙女心里的痒,后者心虚地后退。


今天本来有些生气,想着这个坏家伙一点消息都没有,干脆就什么都没有准备,谁知道会有这么个大惊喜呢?


穷小子看着小仙女的表情,好像猜透了一般,他一小步一小步的前进,攻城掠地。


没关系,现成的礼物我也是可以接受的。


嗯?小仙女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不知不觉退到床边了。

 

城门被破。


下一秒便是整个人被穷小子扑倒在了床上。


就是你啊。


他手轻轻掠过小仙女的领口,你看,蝴蝶结都打好了,我现在要拆了。


话音刚落,他便拉过一旁的被子,将两个人完全盖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闹啦,等一下被我哥他们发现了。


穷小子一撇嘴,瞬间弱小无助委屈巴巴。

 

借着阳台透进来的天光,小仙女在看清他的表情之后竟然有些心虚。

 

有的人啊就吃这一套,屡试不爽。


好啦好啦。小仙女贴着他耳朵,鼻息抚过耳后的发,你轻一点啦。


穷小子瞬间颧骨上扬,像得了骨头的金毛犬,好好好。


楼下是灯红酒绿纸醉金迷,楼上是不爱热闹只看互相的两个人。


Keang正准备开门的手被父亲拦下了,他摇摇头,示意不要去打扰,随即下了楼。

 

Keang一步三回头,终是在默念了一万遍“Kimmon你要敢弄疼我弟我就弄shi你”之后跟在了父亲身后。


楼顶。


MingKwan,你看人家Kimmon多用心,还给小仙女准备了圣诞雪的惊喜。


Ming侧过头,腆着笑脸,P,你要什么?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Kit转过头不理他。


Ming也不气馁,将一旁盒子里的泡沫抓起一把抛向空中,嘴里叫着,下雪啦!圣诞节下雪啦,P你快看!

 

Kit被他逗笑,抬眼看落下的泡沫,竟觉真像是白雪一般。

 

却在回神的下一秒,嘴唇被人轻啄了一下,好似初恋。

 

Kit,Merry Christmas。

 

Kit愣了一秒,手抚过嘴角,露出深深酒窝,像是卸下了全身防备。

 

Ming,Merry Christmas。



【TT】

正文


圣诞老人和鲁道夫


圣诞节。

 

其实苦茶先生是不过这个节日的,理由是,国外的节日有什么好过的,又不下雪又不放假,可以说非常实在了。

 

然而这个原则却随着蜜糖哥哥的出现打破了。


当你爱上一个人,你会为他打破所有原则,他会成为你的原则。

蜜糖哥哥就是那个人。


圣诞节那天,蜜糖哥哥买了一堆东西把店里装扮了一番,红色的铃铛,绿色的榭寄生,进门口的圣诞树尤为显眼。

 

苦茶先生跟在他屁股后面给他递东西,小声地嘀咕了一句,有老板娘就是不一样。

 

当然,这句话一字不差地被正在挂星星的蜜糖哥哥听了去,你说什么?

 

苦茶先生很明显地看到他头发上竖起了两只小恶魔的耳朵,怂了怂了,好男人都是耙耳朵。

 

我什么都没说,没说,你慢点挂。

 

蜜糖哥哥一脸你不要骗我,我都知道地回过头去。

 

下来的时候,他悄咪咪地告诉苦茶先生,我给你买了礼物。

 

表情像一只偷了满嘴食的仓鼠。


苦茶先生靠在门框上,抄着手,就看见蜜糖哥哥像献宝一样拿出两个东西。


当当当当!


圣诞老人的红帽子和鲁道夫的鹿耳朵。
苦茶先生强忍住笑意,伸手拿过红帽子,这个是什么?


蜜糖哥哥笑嘻嘻地夺过红帽子,这个是我的。又一脸狡黠地把鲁道夫的耳朵递了过去,这个才是你的。

 

这个又是什么?苦茶先生盯着鹿耳朵看了半天,还是不懂。

 

说你是大叔你还真给我Out。

 

蜜糖哥哥一脸恨铁不成钢地拿过鹿耳朵,这个是鲁道夫啊,就是圣诞老人送礼物的时候骑的那个。

 

骑的那个?苦茶先生拿过鹿耳朵若有所思,圣诞老人骑的沃。。。

 

他侧过脸,看着蜜糖哥哥手里的红色帽子,又把眼神落到了蜜糖哥哥的脸上,骑的沃。

 

尾音都带着挑逗。

 

被调戏的某人如梦初醒般跳起来拍了一下“肇事者”的头,想什么呢!

 

这个时候真像一个猥琐的大叔。

 

苦茶先生笑得露出牙龈,摆摆手说,没什么没什么。

 

蜜糖哥哥小声哼了一下,摆弄着红帽子,自顾自地走到一旁,不理人了。

 

苦茶先生又悄悄跟上去,把鹿耳朵戴在头上晃了晃,贴着耳朵说了一句,坐上来,自己动。

 

不作死就不会死,蜜糖哥哥一个眼刀过来,瞬间化身焦糖哥哥,跳起来一顿暴K。

 

我要跟你的粉丝揭露你的真面目,你个BT大叔!!


夜幕降临,街道两旁的树早已被挂上了红色的灯和铃铛,虽然没有雪,但依然阻止不了人们过节的热情,穿着短袖过圣诞也算是一道独特的风景。


出了门的蜜糖哥哥简直像一只没了栅栏的小居居,看见这个想吃,看见那个想吃,完全忽略掉了自己逐渐变得圆润的下巴。


窜动的人潮很快将两人挤散,蜜糖哥哥刚跑到一个摊上回头准备跟苦茶先生说话,你快看这个!回应他的却只有空气。

 

笑容凝固,他仰着脑袋踮起脚尖东张西望,眉头都皱成了川,就是看不见他家鲁道夫。


忽然,手上传来熟悉的温度,圣诞老公公,你可要看好你家鲁道夫啊。
他回头,看见高个子男人带着鹿耳朵,此刻的表情却像极了金毛犬。


他扯开笑脸,又撅起嘴,霸气地反手一握,掌握了主导权。


鲁道夫,你可要跟紧点,等下跟着别的圣诞老人跑了我可是要生气的。


说罢便拉着苦茶先生的手头也不回地往前走,继续寻觅下一家好吃的。


苦茶先生看着他比自己矮半个头的背影,嘴角微扬,用只有他能听到的声音说,好。


在鲁道夫看不见的地方,圣诞老人高昂起头,悄悄地露出甜如蜜的笑容。


人群中有很多戴着红帽子的圣诞老人,却只有一只带着鹿耳朵的鲁道夫。


是他的。


那天晚上,在圣诞节快结束的时候,苦茶先生上传了一张照片,是一个人戴着圣诞老人小红帽的背影,注目的是,他的手正向后拉着另一个人的手。


苦茶先生给这张图配了一句话,我的圣诞老人。


没过多久,蜜糖哥哥也更新了状态,一张照片,构图和苦茶先生的一模一样,只是照片里的人带着鲁道夫的耳朵,背影更高大一些,像是仰角拍的。


我的鲁道夫。



End


评论(6)
热度(75)

© 小俺是俺啊 | Powered by LOFTER